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篁园

醋溜中文网 www.clzw.com,最快更新雀登枝 !

第四章 篁园

榆钱胡同,刘府。

刘泰安撩着棉袍下摆急急走在生了青苔的青石小径上,因父亲生性高洁又爱竹成痴,这名为篁园的书房外遍植了青竹。值父亲前年升任了吏部尚书之后,凡事更喜讲求个意境,门下就有好事者收罗了各地名竹送来。

有在金黄色枝干上镶有碧绿线条的琴丝竹;有枝干短粗并向外凸出好似罗汉大肚子的佛肚竹;湘妃竹枝干上生有花斑,枝型青秀婀娜;斑叶苦竹在叶片上生有斑白图案。此外,还有龙鳞竹、碧玉竹、鸡爪竹等不一而足。

几年下来这些竹子在园中长得越发肆意丰盛,经了霜冻之后挺拔苍翠不见半分颓像,甚有遮天蔽日之势。刘泰安不爱来父亲的书房,除了父亲每每爱对他多加训斥之外,就是因为这园子里风势稍大就显得影影幢幢,入夜后其阵势更是骇人。

“父亲。”刘泰安一揖到底后双臂垂拱,默默矗立于书房门口一个葫芦型红酸枝多宝架旁不敢多语,廊柱下的穿堂风冰寒刺骨,从脚底顺着裤腿直直地往上钻,心内先时的那点子急切一点一点压在了脚底。

面目清瘦黧黑的刘肃已年过半百头发尚乌,蓄了寸长的胡须,面目只能称得上端正,一双黑眉浓密似铁扫帚,眉下一双细长眼一抬就寒芒立现,顾盼间颇令人生畏。他出身冀州寒门属大器晚成之人,年过三十才中了宝和十四年的进士,当了三年清寒翰林后慧眼如炬地认定了尚是四皇子的当今之后,就一路官至亨通青云直上至今。

刘肃写完每日惯例的百个大字后,扯过一旁三足盘螭鎏金银盘上的蚕丝帕擦了擦手,漫不经心地低眉问道:“有甚么不得了的事,半分沉不住气?”

在京都游宦近二十年,刘肃的官话当中依然带了一丝冀州的乡土口音,昔年有不长眼的小吏刻意学了他的乡音取笑于人前,当时刘肃一笑而过不可置否。直至后来他简在帝心一路扶摇而上后,那名小吏终日惶惶致病,不过月余竟病逝了,一时在官场引为笑谈。但在那之后,再无人敢当面取笑于他。

刘泰安听着父亲轻慢的语气,越发恭敬地弯了腰,轻声回道:“儿子心里惶恐,安姐……不,是郑氏被接进宫已经过了五日了!”

刘肃嗤了一声笑道:“便是五十日又如何,你且看吧,几日之内定会有密旨让我们给这郑氏办场风风光光的丧事。”

看着儿子一副如丧考妣的神情,刘肃语声一厉喝道:“那失德败行的妇人,未必你还心存念想?那三封太子亲笔是你亲手截获亲眼所见,难道你还心存什么侥幸不成?”

见儿子沮丧,刘肃微抿了嘴角语气一转微微笑道:“太子殿下思慕于郑氏,是郑氏的福气,也是你的福气。那郑氏聪明的话定会借此次机会假死脱身,他日为皇家诞下子嗣,为妃为嫔的好日子还在后头。要知道东宫太子大婚五载至今膝下犹虚,郑氏腹中这胎何等紧要,瓜熟蒂落后如是个麟儿那就是皇家头一份。你成全了太子的念想,不但太子感谢你,那郑氏也会感念与你!”

说到最后,刘肃已是满脸厉色:“你万万要断了痴念莫做他想,和当今一国之储君争女人,死字都不知怎么写?”

刘泰安一时间噤若寒蝉面赤如血,只得唯唯应诺躬身退下。

片刻之后,书房内那架八扇紫檀镶嵌黄杨木雕刻了四时五岳图的屏风后,绕出来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刘肃拈须慨叹了一声,“小儿无状,让先生见笑了。”来者正是刘肃身边第一得用的慕僚史普,他本是个落第的举子,在十几年前入了尚且是寒门的刘府成了一介清客,一步步得了重用,如今已是刘肃身边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史普谦然一笑道:“大公子心思赤诚又是少年夫妻,那郑氏又有一副难得的好颜色,大公子不舍乃是长情!何况京中少年不知稼穑多纨绔,大公子却已是高中探花领了差使在宫中正经行走了。”

刘肃心下受用,这儿子再不好也是自家的,自己说得别人却说不得。

史普与刘肃宾主十数年,奉承几句后直奔正题,道:“大公子有一点说得却没错,这事儿已过了五日,宫中却没有任何信儿传出来,娘娘那里也没消息吗?”

刘肃傲然一笑道:“我与今上相处多年,其行事我约莫揣摩得一二分。今上与张皇后识于微时又结缡二十载,素来敬重皇后。所以虽不喜太子文弱,但太子还是稳稳当当地这么多年。可是太子秉性不改,今上近年亲自吩咐下来的几件差事,太子都办得马马虎虎差强人意,今上心里必定是极失望的。”

说到这里,刘肃清明的眼里渐渐染上狂热,“与那郑氏有染,就证明太子不但心性懦弱不堪大用,还私德有亏。今上向皇后有了交代,向朝臣有了交代,废黜太子另立明德之储君实属无奈之举。这个当口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此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教我们抓住了,剩下之事就是徐徐图之了。”

史普满眼佩服,“是,东翁说的极是。此时宜静不宜动,等宫中皇上的旨意下来,太子被废东宫空虚,过个两三年惠妃娘娘膝下的二皇子就大了……”

刘肃听得一阵眉飞色舞。

二十多年前从一众皇子当中选了今上一意跟随,是他生平第一得意事。现在窥得圣意用郑氏这颗棋子助皇上废了不得用的太子,可以谓为他生平第二得意事。更何况这宫中二皇子乃是他长女刘姣亲生,他日兴许还有更大的造化也是指日可期之事。

史普躬身奉承道:“看来等曾秩曾阁老致仕后,东翁首辅之位也是唾手可得,小老儿在这里先恭贺一二!”刘肃哈哈一笑道:“全仗了先生,当年若不是先生来投与我处,我也是不敢生了这妄心的。”

这话却是有典故的。

当年史普胸中颇有秋壑却屡试不中,心灰意冷之际正想收拾行囊返乡,却有他同族人来托他顺路捎付一些东西回去。这个同族人昔年家境贫寒,不得己入宫当了个小太监。挣扎了几十年,却是在乾清宫混了个司茶的差使,这位虽卑却是当今身边伺候的。史普有心结交,那同族有心卖弄,一来二去就套听了不少秘闻。

正在这时听闻刘府里要招揽几位清客,史普长于事故为人圆滑又自负才能,不想灰头土脸的回乡,就顺势成了刘府的座上宾。但他心机稳沉,在刘府里虚与委蛇观望了许久后才送上了自己的投名状。

历朝历代禁中专设有起居舍人记录皇帝的言行,其中左史记事,右史记言,以正皇帝过失示后王之用。今上自登大宝后政事勤勉性情日稳,等闲难得窥见圣意。历年的起居舍人都恪守宫规口风甚紧,谁都不容易打听到什么消息。但皇帝也是人,有时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不想诟病于后人,就会令人焚毁起居注的内容。年轻的舍人们有时不免轻忽,在那铜熏炉内偶尔会留下未燃尽的碎纸片。

史普献于刘肃的投名状就是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犹带火痕的碎纸,上面只得廖廖数语,“建狩五年,有宫人值夜顽忽,致奉先殿遇火烛毁半,太子遇笞杖诸人,不忍,责数句令退乃止。帝闻之曰,此子不类肖朕躬矣。”

时任从四品翰林侍讲的刘肃如获至宝,他从这羚羊挂角天马行空的琐碎当中窥得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圣意。未过几月,一时兴起微服出宫的皇帝遇到了容颜妍艳行事娇俏的刘府长女刘姣,近十年稳如磐石未进新人的大内后宫里就多了一位爱说爱笑举止爽利的昭仪娘娘。

“建狩七年九月,有锦衣卫奉诏收付辽东总兵许思恩入昭狱。时太子逢其事,曰:斯逝者已逝,着令犯者以其功抵其过足矣。帝令止,问曰杀人者可功过相抵,则一国之纲常何存?太子惭,乃退。帝顾左右曰,太子文弱,守成足矣,辟土不易!”

在这时,值宫中刘昭仪所出的二皇子周岁生辰,在摆满了各式珍玩的桌子上,二皇子左手抓了个昭武将军金印,右手抓了一把小小的未开刃的赤金弓箭。

就是这些偶尔从禁中流出的只言片语使得刘肃行事越发如鱼得水,在朝堂上应对也每每简在帝心,也让史普成了刘府座上宾。刘肃思到此处,免不了又嘱咐几句史普,让他万不要怠慢了宫里头的那位。

史普忙回道:“年前已在乡间为那人寻了同姓嗣子,又费了银钱置办了上好的田产,立嗣的契书和田产的官赁都给那人细瞧了,那人感激涕零说定不负东翁所托。”

刘肃心中激荡强自敛了喜色,对史普嘱咐道:“凡事不密则泄,这件事干系重大,出得我口入得你耳,休让第三人知晓其中的诸般关联。宫中惠妃娘娘那里我自会分说一二,宫中那人你这段时日就不要去见了,至于泰安那里嘛……不该让他知晓的事就不要提了!”

刘肃行事一贯谨慎,但是眼看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极人臣,昔日冀州不入流的寒门即将成为帝国的新豪门,刘氏一族的后裔也会将自己视为中兴之祖,心里也不免有些踌躇满志。”先生且放宽心,我一向宽厚,眼下正是要紧时候,等此事成定局后,我厚厚地给先生备一份润笔外还要为先生另谋一个好前程!”

史普忙躬身谢过,一时间篁园里言笑晏晏宾主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