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十五章 绵绵

醋溜中文网 www.clzw.com,最快更新雀登枝 !

第六十五章 绵绵

用竹竿撑起的帆布顶篷下,兜售山货海产的小商贩们叫卖声此起彼伏。

傅百善带着大丫头荔枝和莲雾小心地穿行在热闹的街肆上,高柳镇本来就小,不一会工夫就走到了街角尽头。一个穿了群青色对襟窄袖夹衫,同色的长裤扎在皂靴里的年青儿郎正背了手含笑望过来,整个人修长笔直丰神俊朗,过往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忍不住悄悄打量几眼。

裴青却目光直直灼热无比地望着路上迤逦而来的女孩。

小姑娘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大概因为要及笄了,特地梳了一款简单的流苏髻,穿了一件藏蓝弹花暗纹锦袄,外面披了一件八团云纹连珠镶银鼠皮斗篷,这极素暗的一身更衬得她眼眸黝黑一张小脸雪白。

行事一贯大方的傅百善在对方恍如实质的目光下,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感到一阵难言的羞赧,她微微低了头,脚尖也有些踟蹰不前。裴青就大步走上前来一把牵住小姑娘的手,沿着细细的街巷慢慢地走着。

高柳虽小却是个古镇,因为恰巧处在古要道上,几代人经营下来倒也规划齐整。尺宽的石板一块接一块。路边有摊贩高声叫卖着手里的货物,有卖孔明灯的小贩机灵,看着眼前一对年轻男女气度不凡,口绽莲花地推销起自家的东西。

裴青见状侧身轻笑道:“你从小生在广州大概没有见过这东西,青州有在元宵节燃放孔明灯祈福的节俗,这应该是节气里没有卖完又拿来此处售卖的。”话虽如此,却还是在腰间荷包里取了几个铜板买了一个绘了五谷丰登的孔明灯,又写下百事如意吉祥康泰的字样,又教小姑娘亲手放了才作罢。

拐过街角就见一群孩子围着一个吹糖人儿的摊子,摊主是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笑眯眯地抄了手站在一边看着孩子们闹腾。有小孩从大人手里要来铜板,老者就从用布盖着的小铁锅中,挖出拇指大小的一块糖稀,放在手上揉成长条,然后放在木模子里一吹,这条长的糖稀就膨胀起来,打开木模一看,竟变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老鼠。

糖耗子是最便宜简单的糖人儿,裴青见小姑娘目不转睛地望着,想是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心头不禁软软的,就递过去一角小小的碎银。那老者眯了眼,手脚利落地把糖稀捏制成一个小人,立在一根小苇杆上,又趁热拿了竹签勾画一番,竟是一个彩带飘飘的小仙女。

还没等傅百善看完,那老者又同样炮制了一个小人递过来。虽然看不清眉目,却看得到那小人衣饰朴拙,手里还牵了一头小小的牛儿,这竟然是一对牛郎织女。小人底下还有一个小糖碗,碗中放着一点糖稀糊糊,可以用一个耳挖勺大小的小糖勺舀着吃。

傅百善一手举着织女,一手举着牛郎,心里头不知为什么溢得满满的。抬头就看着周围几个半大孩子留着哈喇子望着自己,忽然间就感到有些羞涩难当。裴青心头一时缠绵缱绻,把害羞了的小姑娘拦在身后,只恨高柳镇的这条石板路怎么修得这样短促,与佳人相处不过半个时辰竟然就走完了。

裴青瞟了一眼远远跟着的两个婢女,为小姑娘轻轻拢了下颔的斗篷,若有若无的抚了一下小姑娘顺滑的鬓发,才低声道出今天的来由,“那几个关在青州左卫的人犯招了,说他们的头目姓徐名直,却不知是否真名真姓。他有个亲妹妹在城中某个大户人家当丫头,每隔两月就会进城看望于她,我亲自去问了,他们中没有人见过那徐直的妹妹。”

裴青随手抹去小姑娘嘴角无意沾染的一点糖稀,指尖似乎感受到了一点温软的热气,忙收敛心神继续道:“此次在城外截杀于你们,只说是因为私人恩怨,却没人晓得你家与他们到底是何恩怨。那倭人倒是与你家干系不大,说是徐直的旧识,恰巧半路偶遇,被那徐直引为臂力前来助战,却没想到被傅伯父斩杀与刀下。”

傅百善晓得其间的厉害,连忙告知家中小五亲眼看到过那人右手臂上有一道极特别的青龙纹身。

裴青细长厉眼一眯缓缓道:“我们有谍报称,海外赤屿岛上盘踞着一伙极厉害的海盗,惯喜打劫往来的商队船只。这里面有个军师足智多谋擅于伪装,人送外号叫做扫地菩萨,大名也叫做徐直。只是不知此徐是否就是彼徐,曾经有见过他的人说过这人手臂上就绘有一条极威武的青色长龙印记。”

“赤屿岛——”,傅百善在心里暗暗记下。

离青州左卫不远的地方有个叫谭坊的小镇,本来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海边小鱼市,但是自从朝廷实行卫所制驻扎了大军以来,这里慢慢地兴旺起来,估酒的卖菜的、卖吊炉烧饼烙煎饼的倒是应有尽有。茶楼酒坊也渐渐多了,不过数年的工夫,俨然已成了一个极兴旺的所在。

甜水井胡同本来不叫这个名儿,原本叫泥鳅巷子。就因为主家在建屋时挖出了一眼清澈见底的井水,就改做了现在的名字。要知道谭坊临海,挖出的井水多半有些晦涩难咽,所以这地方立马就成了风水宝地。

两年前有一对姓曾的姐妹跟着家人来到这里,拿了银子把房子好生整饬了一番,虽算不上是雕梁画栋,但是在这穷乡僻壤里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好地儿。随着时日久了,有那消息灵通的地痞混混就知道了这块地界的妙处还多着呢!

这日酉时过后,一个收拾得周正体面的短髯男子从马车上下来,递给看门的小子一块碎银,左右淡淡扫视一眼后就撩起袍角就脚步矫健地往里走。

在斜对门住着的一位老大婶从翕开着的门缝里伸着脖子看了几眼,目露几丝鄙薄和轻视,重重地朝墙角啐了一口唾沫星子,暗自骂了一句“不知廉耻的腌臜东西”。没好气地踢开蹭到脚边讨食的一条家养土狗,然后把自家的木门哐当一声关得死紧。

毫无所觉的年青男子迈过铺了青砖的甬道,又熟门熟路地向左边转过一道绘了八仙过海的影壁门,迎面正急急走来一位皓齿朱唇的罗衣丽人,稍稍站定后一双水眸就盈盈地望过来。男子心头一热,忙紧走了几步嗔怪道:“闵秀,这天儿雾蒙蒙的冷得很,想是要下雪了,你不在屋子里待着出来做什么?”

曾闵秀才从热气腾腾的屋子里出来,脸上有一丝酡红晕染,更衬得她蛾眉螓首妩媚娇丽。她俏生生地挽了男子的手臂糯言软语道:“你轻易不来一回,妹妹望星星望月亮才将你盼了来,纵是天上下刀子也要过来迎一下你的!”

男子虽然早已习惯欢场女子的逢场做戏,闻到这话还是不免动容。

抬眼望着眼前的女人,只见她穿了一件藕色琵琶襟的褙子,里面是缂丝泥金银如意纹缎袄,下面着一条撒花烟罗裙。大概出来得急,头上只戴了一根镶玛瑙的银簪子。浑身上下清秀端庄,哪里有半分风尘气息。

院子里有眼力见的仆妇早已在屋子里整治了一桌精致的小菜,曾闵秀挽了袖子净了手,亲自坐在一边为男子斟酒布菜。酒过三巡后,才笑吟吟地问道:“徐大哥这次从哪里来,耽搁得了几天?前儿我得了一块驼绒的好料子,裁制了一件棉袍给你冬日御寒,正巧你来了,看看合不合身?”

晕黄的灯光下,就见那件石青色二方连续纹的袍子甚为厚实,并没有什么花俏的刺绣,只是在衣襟边上纳了细细的针脚纹路,却看得出来是花费了大心思的。饶是男子心硬如铁也有些心神激荡,终于揽了曾闵秀在怀中低声叹道:“我是个游走四方的浪荡子,却有幸遇到了你这般情深义重的女子,让我怎堪领受?”

伏在男子怀中的曾闵秀慢慢翘起了嘴角,手臂也紧紧地缠了上去。

眼前的男子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相貌只能说得上的周正,出手大方行事却甚为谨慎老辣。两人相处将近一年了,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徐直,是哪里人有无妻室做什么营生都一无所知。

曾闵秀对这人要说有多深厚的感情,那是无稽之谈。只不过因为这人言语风趣态度温存,对着她时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情意,这叫见惯人情冷暖的欢场女子总免不了要多想几分。

徐直连喝了几盅酒后,歪在被褥子上有些醉意朦胧。将女人拉在怀里轻啄了几下红唇笑道:“跟你家妈妈说,从今儿起就不要让你再见外人了,我的女人合当尊贵的养着,等明儿我再挑拣几个人进来好好地服侍你就行了!”

看见女人瞪大了一双秋水眸子望过来,徐直嘿嘿一笑,从衣襟里掏出一个黑底墨绿色平素纹的钱袋掷于被褥上。

曾闵秀有些惊疑不定地取过袋子轻轻一抖,就见那袋子里滚落出十几颗拇指尖大小的珍珠,那珠子颗颗圆润不说,最最特别的是青白黄粉颜色各异,这么大一捧品相绝好的珠子若是拿到银楼里怕是要值千两白银。

这便是男人的怪异之处,一连好久都不来,一出手却回回都是重礼。这一年以来男子拿出的钱物合计起来可以赎出数个曾闵秀了,可他却从未提过此事,好像把此处当成了一个逍遥快活的外宅。

曾闵秀从十四岁出道,自然晓得哪些话不该问,随即收起脸上的异色,如岸边细长的绵柳一般安安静静地卧在徐直的身边。

男人本来就喝了些酒水,闻着细密芬芳的馨香再也把持不住,加上又是久旷之人,一个翻身就将女人紧紧压住,不一会儿工夫屋子里就响起高一声低一声的喘息。

一丝凛冽寒风从未关紧的窗前拂过,墙角的灯花轻微地炸了一下,就见淡绯色的床幔微微扬起,大红折枝牡丹锦缎被褥胡乱掀在一边,那男子握住女人雪白肩头的手臂上蜿蜒了一条俊逸的青色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