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八十一章 浮春

醋溜中文网 www.clzw.com,最快更新雀登枝 !

第八十一章 浮春

因着天气不好,屋子外头雾蒙蒙的。角落里鹦哥绿狮子滚绣球台座上的蜡烛缓缓地冒着几缕青烟,女佣将食盒里的东西小心取出来,一一摆放在桌上后才躬身退了出去。

曾淮秀对着镜子理了理头上的金累丝满地娇掩鬓,一回首就见方知节怔怔地坐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奇怪问道:“怎么了,今儿一进来就魂不守舍的,可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跟我说说,看能不能帮你的忙?”

方知节回过神,浑不在意地问道:“也没甚事,就是想起军中的几件杂事没有处理好因此心烦。对了,才进来时瞧见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长得甚是英武威猛,听说是你姐姐的客人!”

曾淮秀娇笑道:“可不是,那位徐直徐大爷为人处事有些稀罕呢!一两个月才来一回,出手却极豪阔。我姐姐嘴里不承认,心里却爱煞了那人,一年到头春夏秋冬的衣裳都不知裁制了多少件呢!”

方知节依稀只觉得不知在哪里听过徐直这个名字,想了半天却依旧无果,只得甩开思绪回转心思陪好美娇娘。

黑漆炕桌上摆着一把祭蓝海兽青花酒壶,方知节提起闻了一下,精神一震立刻大笑道:“竟是东门里的浮春酒呢!这酒色白味醇回味干香,我可是有日子没喝过了。你们这儿的厨子真是善解人意,每回来都会拿好酒来招待我。把杯子拿过来我今个要喝个痛快,记着走时提醒我给他打赏几个碎银子!”

曾淮秀拿了两只高脚酒盏过来,“难得你兴致这么高,我陪你喝一点就是了。不过你今晚要赶回去也不在这里歇息,还是少喝一点的为好!”

方知节夺了她手里的杯子,嗔怪道:“你现在是什么身子还不知道?非要逞强做什么,日后咱们置办了自己的宅子,你要喝多少都随你!”

屋子里静了下来,只听得到烛芯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眼泪忽然就从曾淮秀柔美的脸颊上滑落,她半靠在榻上喃喃自语道:“真有那么一天吗?你可别拿话哄我!”

方知节起身拭了她的泪珠,半抱住她叹息道:“你耐下性子再等半个月,等我把东西都置办整齐了,就来接你出去。只惟愿这回你家妈妈再别坐地起价了,不然把你家男人连骨带肉卖了,也拿不出富余的银子了!”

曾淮秀噗嗤一笑,推了他一把道:“你这回从哪里舀来的银子,你的饷银只有那么几个,五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

方知节倒了一杯酒放在鼻子边上闻了一下,才心满意足地笑道:“反正是来路清白的银两,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来,你倒杯茶与我干一杯,祝贺咱们早日脱离苦海!”

曾淮秀斜倚在他怀里,巧笑倩兮情意绵绵地为他斟酒布菜。那浮春酒一般是头年农历八、九月酿制,用上等柳条糯为原料,清水洗净后浸泡半天,捞起滤干上甑蒸熟。别的东西倒也罢了,就是这酿酒用的水一定要用山泉水。

熟后把米饭倒入竹盘内,冷却后再放入盛有同等清水的大桶内,边洗边下上好酒曲,后倒入甑内滤干。入缸密封保温,出酒后倒入大缸内,来年清明前用大座壶煮沸后再入缸密封。陈酿半年后食用,其色浅黄清澈透明,味香爽口后劲十足。

方知节饮尽两杯后正在暗自回味,面色突地一变,随即掩饰笑道:“这三蒸三酿的浮春酒真是醉人啊,我才饮了两杯就感到有些上头了。你去吩咐一声,给我的马多添些干草,我先在你屋里歇一觉!”

曾谁秀不疑有他,笑盈盈地出去了。方知节看着女人关上门后,方才从怀里扯出一块素色手帕,捂着嘴狠咳了几声,那帕子上就凭空有了几块黑色的污血。不由苦笑一声,“没曾想都躲在这个穷乡僻壤了,还有人想要我的性命!”

拿起桌上的祭蓝海兽青花酒壶,取下酒盖又屏息细细闻了一下后嘲讽道:“真是好心思,炮制过的金牛七本就带有酒味,混在浮春酒里更不易让人察觉。这壶酒下去后,人人都当我是醉死的,没人知道我却是被毒死的!”

摸索着在腰带的暗缝处取出几颗黄豆大小的丸药,也不管多少一股脑全塞进嘴里。只觉一阵头目晕眩,不禁在心里暗自后悔,那日围剿倭人时应该向魏琪那丫头要些解防身才是,腰带上这些在药堂胡乱配制的清热散毒的药丸也不知有无效果。

方知节站起身将壶中的剩酒都倒进了痰盂里,整了整衣衫打开房门。天气依旧阴沉,幸好没有下雪,要不然回去的道可不好走呢!沿着砌了岁寒三友或是鹤鹿同春窗格的月洞门,缓缓地往外面走去。

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心口也开始一抽一抽地绞痛。

方知节知道这是上来的反应,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平躺下来,再差人快马到登州请吴老太医前来医治自己。可惜金牛七毒性虽慢,毒劲却大,吴老太医即便是拿了对症的解药赶来,自己只怕也是尸首一具了。

况且在等待的途中,只怕随时随刻还会有人想要自己的命。方知节靠在一棵梨树上心里隐约有些明白,今日真是不该多嘴多舌,平白惹来这杀身之祸。怕是现在就有人在身后紧盯着,只要自己一有懈怠怕是会立时丧命!

方知节装做一副懒散的样子慢腾腾地跨上马,实际上他用不着装,他已然四肢开始无力了。可是他不敢停下来,他怕一停下来,眼前就会面对隐藏着的一把尖刀。

身下的马儿是匹识途的老马,带着主人慢慢地走着。风中带来细雪的碎沫,正月已经过完了,春天应该快要来了。不远处应该有企盼已久的平和日子,温顺的妻子和顽劣的孩子,却在一刻间又仿佛离自己那么遥远。

在三孔桥上下马时方知节险些栽个了筋斗,一位须发皆白的好心老者一把扶住他,呵斥道:“怎么喝了酒还骑马,不要命了?”

晕晃晃地道了谢,方知节来到平日里素爱的那家羊肉摊前,找了个位置要了肉汤慢慢地抿着。方圆十里地这家羊肉做得最为地道,是选用东南大沙河两岸的捶羯青山羊,用鲜肉三十斤,羊杂和骨架各一副,用大火烧顶出血沫,尔后将佐料下锅,同时外加大葱、生姜各半斤,再熬半个时辰即成。

佐料主要有白芷、肉桂、草果、陈皮、杏仁等,要按比例适量下锅,多了则药味出头,少了则腥膻除不净。食用时,取汤锅中熟羊肉和羊杂切碎放入碗中,再盛上羊汤加上蒜苗末、香辣油即可。色泽光亮呈乳白色,汤质优美不膻不腥味道鲜美异常。

方知节胡乱拨着碗里的肉块,原先还想着等从军中退役,就和曾淮秀开一家这样的羊肉馆子,生意指定不错,眼下看来是不成了。卖汤的老阿婆看见他额头上挂满汗珠子,以为是汤太烫所致,笑着打趣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也喝不了咱家的羊肉汤呢!后生且慢些吃,不够还给你添些!”

方知节实是让疼痛逼得脸上冒冷汗,腹中五脏六腑象是被一只巨手胡拉乱拽,身上却在阵阵发冷。等这股痛过去,他靠在简陋的木椅上赞叹道:“您老家这羊肉汤真是越发美味了!”

北方的天黑得早,外面已经麻黑了。方知节到对面的茶楼里找了个靠边的位置,要了一壶茶水并两碟干点心,台上说书艺人正在吹拉弹唱,人家笑时他跟着笑,人家拍巴掌时他也跟着拍巴掌。

到了最后,台上的人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已全然分不清了,头目森森地只觉周围人的嘴一张一合,那些木桌板凳好象在空中旋转。

当裴青的手搁在肩膀上,笑着和他打招呼时,方知节才感到背上汗湿重衣,浑身绵软无力,最严重的是他双耳已经近乎失聪了!他靠在最信任的兄弟的怀里,用尽平生最大的气力说道:“弄辆马车来,速离此地!”

见惯风浪的裴青手一触方知节的身子就觉察到了不对,这不是武人紧绷的身体,再一听到这细如蚊蚋的声音,立刻反应过来半扶半抱着他下了茶楼。

马车以极快的速度在官道上奔跑着,裴青一时面沉如水。方知节靠在车壁上开始咳血,连眼神都开始涣散,看着兄弟紧张的神情,他反倒看开了,哑着嗓子将事情细细地说了一遍。

裴青双目通红,揽了他的左臂附在他耳边大声吼道:“我带你到登州府求救,兴许吴太医还能救你一命!”

方知节吃吃笑了起来,“兄弟,我从小就被教习辩识各类,这金牛七是天下至毒之一,沾上一两滴人就不行了,听说死时心脏会缩成桑葚大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此时就是大罗金仙在此也救不了我,幸亏我体内自小有抗毒之物,才能拖到你到来交代后事!”

此时他面色红润,精神也一扫委蘼之态,言语也忽然变得请晰有力。裴青却心直往下沉,这已是回光返照了。方知节似有所觉,转头微笑着从怀中扯开个布包,打开后是一块五福捧寿镂雕龙凤纹玉佩,轻轻一拆分就极巧妙的变成了两块独立的玉佩。

他摸索着上面精细圆润的纹路,不知觉间七窍已然开始淌血,“我本打算把这祖传之物典当了,让淮秀跟我过好日子,可惜要食言了。兄弟,哥哥求你帮我看顾一二,她腹中已有了我的骨肉!”

裴青双目垂泪,却只能不住地点头。

方知节仿佛用尽了周身的气力瘫软在车里,口里喃喃地道:“那个人是谁呢?定是我认识的人,怕我认出他才在酒里下了毒企图杀人灭口。知道我嗜好美酒的,一定是极熟悉我的人!好兄弟,这个徐直是咱们青州左卫的!”

言语到了最后,方知节渐渐嘶哑无声,目中的神采渐灭,手也无力地耷拉在身侧。裴青心中大恸,这是他的兄弟,比血缘还要亲近的兄弟,竟然这般轻率地死于一杯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