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八十二章 秃鹫

醋溜中文网 www.clzw.com,最快更新雀登枝 !

第八十二章 秃鹫

静寂寒峭的半山腰石亭中,单薄的月色照在贫瘠的山梁上恍如鬼域。

一个蒙面人正单膝跪在地上,压着嗓门低声禀告:“属下跟着那方知节一路,大半个时辰都没发现什么异常。因着不敢断定他用没用那浮春酒,又怕暴露我的样貌引起纷争就没敢直接动手。”

蒙面人没有办成主子交代的事情,心里难免惴惴,声音越发低沉,“方知节先是骑马到了三孔桥,花了十个大钱在单家铺子喝了碗羊肉汤。接着去了茶楼听了半天说书的,还打赏了跑堂的小子二钱银子。一路上人来人往,属下没有找到机会下手。再后来裴青就进来了……”

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冷哼一声,长长吁叹道:“所以,整整两个时辰过去,方知节在这世上还活得好好的?而我——现在要开始担心有没有人识破我的身份,从此过上担惊受怕的日子?”

跪在地上蒙面人大惊,他跟随这位日久,自然知晓其手段,一时间股战若栗低低地伏在地上不敢言语。络腮胡大汉哼了一声沉吟道:“事已至此,那就让徐直这个名号从此日起消失吧。你下去后速速安排几件事,这回再不能出差池了!”

蒙面人感激涕零躬身应诺而去,大汉背着手望着他远去的身影,眼神阴沉难测杀机频现,过得片刻后他的气息才平稳下来。为防身份泄露,他从未在身边留有多余的人手。那日在云门山脚下截杀傅家人时,一时大意殒了几位好手,导致现在做事畏首畏尾伸展不开。

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任他智虑过人手段千般,也决计料不到会在谭坊镇曾氏姐妹处突然遇到方知节。更料不到嗜酒如命的方知节饮下掺了剧毒的浮春酒后,竟然还支撑了那么久的时间,导致手下顾虑重重,一直不敢出手将其击杀毙命。

结果,方知节苟廷残喘地硬撑竟然是为了等候裴青的到来,这样一来事情就充满了变数。而这裴青年纪虽轻,行事却极为老辣缜密。络腮胡不敢再冒险,却又不甘心就此失去经营多年的大好局面。

现在,最迫切的就是要知道裴青到底知晓了些什么?

夜色渐深了,谷中山岚丝丝缕缕地从灌木草丛当中笼成。料峭寒风吹起了络腮胡大汉身上衣衫,黑色大斗篷猎猎作响,使得他的身形像是一只在高原上空张开翅膀,随时准备择尸而噬的秃鹫。

同样的夜色苍茫下,裴青收回了目光,沉静地看向眼前的值日官。

那人在这仿若实质目光的逼视下,脸上的轻忽不自觉地收敛了,低下头开始认真回禀,“正月十八至二十这三天共有四十六人出营,有人同行的计十八人,另二十八人都是单独出行。”

裴青撩了下眼皮,继续问道:“军中三令五申不许各级人等单独出营,违令者杖二十,你当这条规矩是摆在那里好看的?”

值日官心想,你一个六品百户在我面前摆甚么官架子?但知晓此人是指挥使大人的心腹,遂强捺住脸上的不耐笑道:“这出营的人当中有总旗,百户,甚至还有一位千户,人人都比我官职大,我实在是没办法!”

裴青又望了他一眼,不知为什么值日官心子突地一跳,心想这人的眼睛怎么好像冰碴子一样,就听年轻男子满面肃然道:“你也是军中老人了,怎么就不明白令行禁止的铁律呢?你力有未逮,就该退位让贤!”

值日官还未明白这话的意思,就见两个军士如狼似虎的上来将他反手一剪。正待惊呼,嘴里立刻被塞入了一团乱麻。正要扭头去看,头上却被罩进一块黑布当中,连吭都未及吭一声就被人拖了下去。

裴青慢慢地翻看桌上的出行志簿,这几日军士们出行名册全在此处。那毒杀方知节之人定在其中,他慢慢地摩挲着那些墨色的字体,到底是谁呢?深吸一口气,唤了手下进来细细吩咐。

“这二十八人要细加探访,这两天时间里都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都要一一查探清楚,每人都要有三人以上证词才能排除嫌疑。无论级别如何,尽管去查,出事有我一力承担!”

众军士慨然应诺,这几人算是裴青的心腹。知道百户新丧至交好友,而凶手竟然很可能是军中的内奸,当然同仇敌忾希望立时把这人揪扯出来。

裴青坐在椅子上,想起和方知节两人自小结识,其中经历更有许多共通之处。都是被家族所厌弃,一路挣扎艰难求存,舐着刀尖舔着人血才拼杀至今。正当好日子在招手之际,好兄弟却因一时疏忽大意枉送了性命,让亲者痛仇者快。

时也!命也!

东方的天际渐渐泛白,裴青才惊觉自己一夜未睡。心里却是想到今日是傅氏母女起程返回广州的日子,珍哥若是没有见到自己前去相送,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失望?

生气应该不会,失望肯定是有的。自从十二岁在广州码头上遇到傅家人,自己的命运便发生了改写。傅老爹的豪爽、宋婶婶的严厉、顾嬷嬷的体贴、陈三娘的唠叨,都是裴青自小便渴求的。在那么多与生死搏斗的日子里,这一家人是这世上唯一温暖和希望之所在。

还有珍哥,那么一个可心的人,单纯地为自己笑为自己悲。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裴青才惊觉,自己对那姑娘的执念竟已然深入了骨髓。对于自己来说,已经和心中信念同重。为了不重蹈方知节之覆辙,为了守护自己最珍视之物,手段再狠厉百十倍又何妨!

指挥使魏勉掀了棉帘子进来,看见的就是裴青赤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噬人双眼,心下悚然。不由出言苦劝道:“好了,人死不能复生,且悠着点性子,后面还有老大一摊子事情呢!”

裴青起身行礼让座后黯然无语,魏勉抺了一把脸后道:“我让军中医工仔细瞧了,方知节面色青白七窍充血,是中的金牛七和月籽藤的混合之毒,又饮用了醇酒,他即使及时延医问药,也难撑至天明。”

金牛七又叫太白乌头,九月开花淡紫娇艳与菊同时,世人谓之鹦哥菊。多野生地上,因多历岁月故其药力尤为勇悍。凡中此毒者,舌、四肢或全身发麻,恶心、呕吐,烦躁不安甚或昏迷,皮肤苍白心慌气短甚至心脏萎缩。

月籽藤名字悦耳毒性却致命,其枝条细弱披散下垂,簇生状锥形花序生于去年生枝上。根部有少量小叶,花冠紫蓝色,花开芬芳成穗,叶似水杨对节而生经冬不凋。食用中毒者最为显著之特征就是呼吸困难七窍流血,五脏六腑糜烂最后至抽搐而亡。

魏勉斜靠在硬木圈椅上,手中无意识地把玩桌上的一支笔杆,猜测道:“方知节定是和那人走了个对脸,那人识得他,大惊之下又做贼心虚,为绝后患就觑空酒中下剧毒以求一击毙命。却没曾想方知节硬性至此,竟挣扎至你到来,现在这人定在疑惑咱们是否知晓了他的真实身份!”

裴青却是想起自己在一力劝说方知节前去求医时,竟不知他忍受了这么大的痛楚。一念至此不由额上青筋暴起,“只可惜方知节最后与我说,因冬着厚实,那人又满脸胡须穿着斗篷,其实他并末认出那人是谁,只是因对方身材高大多看了几眼而已。回身后才觉得有两分眼熟,就多嘴问了几句话,不想就惹来了杀身之祸!”

魏勉也有些唏嘘,“看来我们先前的判断不错,此人定是身在军中,还是隐藏极深之人。我们也是经历好些事之后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还知晓了他常用之名确为徐直。纵观其行事,无不谨慎老辣,这回好不容易露了一回尾巴出来,方知节命丧他手也算死得其所!”

裴青恨声道:“只怕咱们这回大规模地的排查,势必要惊动那人。他也立刻明白咱们也只是圈定了范围,却不能肯定他到底是谁?这就给了他充裕的时间去布置退路!”

魏勉摆手道:“这个徐直我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他在军中的另一重身份。你不知道,这段时日我一想到此人竟在我的辖下,甚至有可能和我日日相见,真真是让我寝食难安!”

想了一下,灯下阴翳里的魏勉面露厉色,“虽然动女人有些不讲江湖道义,可是也顾不了许多了。将谭坊甜水井的曾氏姐妹弄来,严刑挎打之下总有开口的时候!”

裴青面色凝重地摇头,伸手将怀中的布包取出打开,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龙凤玉佩,沉声道:“方知节一生命运多舛,此次骤然离世,身后仅存的一点骨血,就在那徐直相好的亲妹子曾淮秀腹中。他临终就只有这么一点念想,我总要全了他的意愿,为防意外恳请大人将此事全全交予我处理!”

魏勉悚然一惊,陡然感到棘手不已,“怎牵扯至此?真是轻不得重不得。罢了,你接手此事后,第一务必将那徐直的真实身份弄清楚。第二务必将军中奸细清除干净!至于方知节的遗腹子,生下来后我自会让军中发放抚恤银子,你也莫再烦忧了!”

这已是极顾全的法子了,裴青躬身谢过。却知查奸之事既难且险,那叫徐直的人从这刻起定会紧缩自己的利爪,待这阵风声过去后再侍机而动。只可惜,自己已经紧紧地钉死了他其中的一处短肋。

至此,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