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1章 哎呀,变态(1)(1 / 2)


光线沉沉,阴风测测,加上浓密的树叶间隙里洒下的那么一星两点的残光,好死不死,正好凑成一个奸-情发生地。

等杨光意识到走错地的时候,人已经在这条暗廊往里一百多米了。后面那人正虎视眈眈地步步紧逼着。他不由地瘪瘪嘴,不食人间烟火的白皙面庞上,难得地闪过一丝懊恼。

“呦,小*眼光不错,居然挑了这么一个好地方。”那人微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随即便晃荡着脚,大咧咧地向他走去。明明人高马大,长得一副人模人样,做的事说的话却猥琐至极。

“衣冠禽兽。”杨光从斑驳的光影里第一次打量这个追了自己几个小时的人,脑中忽地闪出这么一个词。

他正想继续往前走,前面再过三四百米就是青大的后门了,可前面已经没了去路。那人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几个跨步就拦到了他面前。现在倒好,这里一边是围墙,一边是小河,要逃的话除非是爬到这一排百米高的樟树上,要么就只剩下跳河了。

杨光看着面前越来越大的暗影,一边后退一边懊恼,要是会爬树就好了。

“咚……”

“嘶……”杨光一下子脸更白了几分,抵着围墙,伸手无辜地揉后脑勺。

“哈哈哈……”男人抚着墙壁肆意地笑起来,心情不是一星半点的好。仿佛那为了追这可口的小家伙而积压的郁结一下子消散了似的。

杨光不理他,僵硬地用背抵在围墙上,嘴角微微下垂,黑而圆的眼珠子转了两圈之后,慢慢地归隐到一片黯然。远远望去,像是一个忽然失去了生气的洋娃娃一般。

男人看他这幅模样,眼里忽地闪起一片红光,饿狼般欺上前去,嘴里啧啧地叫着:“瞧这小媳妇模样,真想亲一口。小*,你这算不算在诱-惑我?”

杨光侧头躲过他的咸猪手,低垂的脸上一派木然,内心却在翻滚,我才不是小*!

曾进浩只觉得体内燃起一股腾腾的欲-望,滋滋地全都涌到了一处。他玩过的男人不少,有的是自愿,有的是强迫,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明明害怕不情愿,却端得一副无所谓样子的。

而杨光此刻想的却是——到底要不要跳河呢?

突然,他被面前的阴影黑压压照了个严实,连那么一丁点亮光都没了。稍微抬了点眼梢,瞟到那人正眯着斜长的眼,单手撑在墙上盯着自己,吓得他立马低下眉眼。看来这河暂时是跳不了了。

曾进浩盯着他忽闪的睫毛,体内的骚-动更加彭勃-起来。原本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此时竟像是有万只蚂蚁在噬咬一般,酥-痒地他恨不得抬手就撕了面前这人。最后,终于忍不住抬手摸了上去。他本来是不想这么快吓到这小家伙的。

也许是老天都在嫉妒这份艳-遇。这不,他的手还没触到那细滑的小脸,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惊得弹了开来。

狩猎的猛兽突然被惊扰,那潜伏的残暴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曾进浩听出是高跟鞋的声音,稍微松口气的同时狠戾地低吼道:“滚!”

那人似乎是被吓了一跳,脚步声猛地断在阴沉的空气里。可不到两秒,又响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更加急促。

徐亚斤从斑驳的光影里,看到前方十几米处像是靠着一个人。她心里一喜,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也不去管这人的咄咄逼人,迈开步子就奔了过去。她一边疾走,一边诅咒这黑乎乎的长廊,还有该死的杨朔。

都是陈军那个神经病,让她接那个变态的案子。害得她得跟着杨朔这死警察过来这附近找证据。好吧,她是律师,搜集证据是必须的,可是杨朔那人也神经了,干嘛非得让她走这条光影斑驳的路。尼玛就跟在鬼片现场一样!

想到这儿,徐亚斤更用力地抱了抱胳膊,身上的连衣裙再红都压不住她浑身竖起的汗毛。她最怕鬼了啊!

近了,近了,马上就能见到活物了!徐亚斤就跟在沙漠中垂死之际见到了绿洲一般,整颗心都开始鼓噪。

不对,不是一个人,有两个人。是两个……两个……男人?她猛地停下来,使劲地眯着眼。没错,果然是两个男人,还一个靠着一个倚着!徐亚斤跟吃到了苍蝇一般,脸色猛地暗了下来。

先前被杨朔暗算着进这里的委屈和对这鬼地方的恐惧,全都随着这两个男人的暧昧化作了熊熊怒火。她捏了捏拳头,愤愤地继续往前走。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杨光就是偎在曾进浩的怀里,欲拒还迎地低着头。

她越看越气愤,猛地向前跨了一步,伸出一根食指,指着两人便骂道:“你们这两个变态!”

曾进浩看她不但不走,还上来就骂,压抑的怒火立马撩了出来,转脸狠狠地瞪过去:“马上滚!”

徐亚斤才不怕这不痛不痒的咒骂,正想发挥她的无敌骂功,羞得他恨不得钻回他-妈肚子里去,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的样子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