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19章 深山,追踪(1 / 2)


(一)

“叮铃铃……”徐亚斤烦躁地抓起桌上的座机,待听到那头的声音后,怒冲冲地喊了句“他还没来”就扔了话筒。

只是没过几秒,白色的手机在桌子上也飞快地叫了起来。

徐美女忍无可忍地接起,“小妹妹,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杨光还没到!”

电话那头的人丝毫没被她的怒气吓到,仍旧甜甜地问着:“姐姐,那他什么时候到啊?”

徐亚斤正想骂娘,办公室门就打了开来,杨光提着两个食盒,脸红红地走了进来。她的情绪已经被一上午的电话轰炸点到了最高点,此时见到罪魁祸首,“咻”地把手机丢给他,“你的电话!”

杨光拿着电话一脸莫名,突然灵感一闪,很狗腿地把电话递回给她,“亚亚,你的电话。”

徐亚斤扶额,一万只狮子在脑内狂奔!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回道:“我、让、你、接、电、话!”

杨光被吓的缩了缩头,有些不知所措地把电话放到耳边。只是还没靠近,电话那头就有一个声音叽叽喳喳地响了起来,“阳光哥哥,阳光哥哥,我是佳思啊!”

他明显一愣,眨着眼睛一本正经地回道:“哦。”随后——“啪”地按了结束通话,乖巧地把手机递回给徐亚斤,“亚亚,我们吃饭吧。”

徐亚斤看着再次作响的手机,欲哭无泪。吃饭吃饭,你每天就只想着“我们吃饭吧”!她索性关掉手机,拔了座机的电话线,拉着他来到沙发边。

杨光对女王突然的“亲昵”很是激动,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中想起得先吃饭,于是很是激动的打开食盒,把午餐一份份摆出来。

他指着一叠金黄喷香的蚕蛹说道,“亚亚,你最喜欢吃的。”

徐亚斤再次扶额,一脸纠结地咽口水——算了,吃饱最大!没吃饭之前,休想跟他谈一句跟午饭无关的事情。

杨光就是有这种能力,无论两人讲的什么话题,他都能在下一秒用一脸无辜把话题引到——我们吃饭吧上面。这点,徐亚斤已经不想再验证。

又是吃得肚滚肥圆,徐亚斤撑着腰在办公室散步消食,边走边劝解:“杨光,今天天气那么好,去跟你的小美女约会吧。”

杨光收拾碗筷的手一咯噔,抬眼嚯嚯地看向徐亚斤,“亚亚,我没有。”

徐亚斤摆摆手,继续说着:“你也不小了,天天在我这窝着做家庭煮夫,像什么样。虽然这兰家千金……”说到这,她咳了咳,有些不大习惯背后说人是非,“你还是去约会吧。”

杨光的眼里已经布满委屈,“我没有。”

“我是让你有啊!”徐亚斤真想拿个机器来查查他的波段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沟通起来那么困难!

“我没有。”杨光眼里已经有泪雾漫上来,瘪着嘴一副快要哭的样子。

徐亚斤的耐心磨光了,嚯得抓起他就往门口送。“我知道你没有,所以现在就去约会去,还有让她不要再打我电话。你自己不是有电话嘛!”

杨光被拉着,急得连忙解释,“我只接亚亚的电话的!”

……

苍天!徐亚斤忍无可忍地把他推到门外,不顾他死命扒门框,“啪”地就关上了门。只是……今天这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徐亚斤惊恐地转身,顿时冷汗涔涔。她连忙打开门,惨兮兮地看着门缝。

杨光哆嗦着抽回自己的食指,眼泪哗啦就流了出来。

十分钟后,半小时后,一小时后……徐亚斤走不动了,嗖地站到杨光面前哀求,“我求求您,祖宗,您别哭了行吗?”

杨光吸吸鼻子,瓮声瓮气地回答:“好。”女王跟我讲话了,那是不生气了吧?

某男后来回忆,他真的不是被夹哭的,他只是以为女王不要他了,吓哭的。

“约会事件”就这么无疾而终,徐亚斤是不会再去自讨没趣。杨光同学就这么用一小时的眼泪,枪毙了自己可能有的春天。

晚饭时间,徐亚斤看着他肿的跟紫薯似的手指,良心不安。遂免了他辛苦做饭,拉着他去外面小浪漫一下。

她挑的是一家火锅店,两人点了一只番茄锅底,喜滋滋地涮起羊肉来。

杨光翘着包的跟只粽子似的食指,拿着勺子左右手齐上,一看到羊肉熟了,就立马掏到女王碗里。徐亚斤这阵子被他伺候惯了,也不矫情,放开胃猛吃起来。

一边吃,一边感叹,又要肥了又要肥了,这得消耗多少脑力才能减得回去。好在她的工作实在是忙,这么吃也没长多少肥肉。

“你自己也吃点呀,我去躺洗手间。”吃到一半的时候,徐亚斤三急,在杨光可怜兮兮的目光中遁进了厕所。她敢肯定,如果她问一句“你要一起吗?”他肯定能跟进女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