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33章 半路,花痴(二)(1 / 2)


(二)

暗金色的包厢门隔了十几分钟才再次被人推了开来,却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在小弟的引导下,走了进来。

他睁着一双绿豆眼,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美女时,就跟老鼠见到了大米,腾地亮了起来。

杨朔抬头瞧了一眼,见不是陈军,便继续垂头,不动不响。

中年胖子被她抬头的瞬间给惊得愣在了原地。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多么具有灵气,他想哪怕只是被看一眼,就能让人欲-仙-欲死。还有那细白的肌肤,就算这包厢里灯光昏暗,也能瞧出那份柔嫩来。

胖子使劲地挥着手打发走小弟,兴奋地几乎是爬到了沙发边,仰着头朝沙发上的红衣美人吹了口自以为潇洒无比的气,捏着嗓音柔声问她:“小姐,你是在等我吗?”

“好臭。”杨光被他嘴里冒出的气吹得直皱眉头,想避开又想起大叔说不能动,只好僵着身子呆坐着。

“小美人怎么不说话?”胖子挨得近了些,一只肥嘟嘟地手直接摸上了杨光的下巴,使了些劲让他抬起了头。

烈焰红唇,明眸皓齿,眉眼含-春,欲语还休。胖子整个人都激动地哆嗦了起来,哼哼地倒吸着气,就差扑倒在红裙下。

“小美人,哥哥喜欢你。你出个价,陪我一晚怎样?”胖子坐正身子,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正人君子,免得吓坏了如此娇嫩的美人。

杨光听不懂什么一晚两晚的,只觉得他嘴巴好臭,皱着眉微微撇开了脸。

这副模样看在胖子眼里,以为他不乐意,便开始软磨硬泡起来:“小美人,哥哥是文明人,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只要乖乖的,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

好话谁都会说。胖子拍着自己那肥嘟嘟的肚子,说得豪气万丈。

杨光只低着头,一会想着女王会不会找自己,一会念叨着大叔怎么还不回来,完全没注意旁边这臭臭的胖子在说什么。

胖子见她死犟着不说话,脾气也上来了,嚯得拉起他的一只手,威胁了起来:“我要你是看的起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杨光努力地抽着手,不明白这胖大叔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凶了。

“呦,还会反抗,我还以为你是死人呢。”胖子见美人挣扎,兴致一下子就被挑了起来,兴奋地扑了上来,两手开始扯她的裙子。

杨光死死地咬着唇,想要站起来又怕会搞砸惹女王不高兴。只好拼命地把头往后仰,急的都快要哭起来。大叔,你怎么还不回来!

那个大叔,此刻正窝在车里,跟龙子两人神情严肃的监听着包厢内的情况。陈军摸着下巴,想着还是不够,想要多等会。

这个刘胖子,是他们律所接到的一起案子的证人,本来说好了要出庭作证的,哪只半路反悔。气得陈军恨不得榨光他满肚子的肥油。听闻他好色,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招儿。他能临阵反悔,他们就能抓他把柄让他再反悔!

监听器里,胖子的声音扔在不断传来,“小美人,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就别挣扎了,没人会来救你的!来,先让我亲一口!”

陈军几人兴奋了起来,他正要下车进去逮人,手机哗啦啦地响了起来。他来不及看就接了起来,只是还未说话,电话里就传出一记河东狮吼:“陈军,你把杨光带哪去了!”

陈军吓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扔了,想要挂断又怕回去被徐亚斤当成沙包打,只好避重就轻地回道:“他没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有事的!”

“你丫的我的人都敢拐,我告诉你,他最好没事,不然我一定绕不了你!”徐亚斤一边开着车一边冲着电话吼,“我马上就到,你给我等着!”

“什么?”陈军还未来得及说话,电话就给挂了。他脸唰地就白了,不顾形象地狂奔起来。如果让徐亚斤看到她亲亲男朋友被弄成那副鬼样子,不被她劈了才怪。还有,那女人是怎么知道他们在这的,他明明把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的!

他不知道的是,在车上闷头玩手机的杨光,却是在跟徐亚斤发短信。“亚亚,我要给你个惊喜哦。”“大叔说不能跟你说,不然你就不高兴了。”“龙泰会所。”

就这么滴,徐律师要套人话,单纯的杨光小朋友抵挡得住?

与此同时,包厢里也是一副水生火热的场面。杨光使劲地往后仰着头,两手紧紧地推搡着爬在他身上的胖子,被压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别躲了,你躲不过的。”刘胖子把整幅重量都倚在了美人身上,嘟着嘴就去找寻她的嘴。

“不要。”杨光看着他越来越近的嘴巴,终于弱弱地喊了出来。这细弱的声音听在胖子耳中,却如小猫抓痒一般,挠的他整个人都要酥了。

陈军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胖子肥硕的身体压在红裙美人身上,整个身子一颠一颠的,两只小短腿悬在空处,跟乌龟似地划拉着。他身下的美人,用手紧紧地捂着嘴巴,呜呜地挣扎着……

他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冲进去就拉开了那胖子。正想去拉杨光,门口又一个人冲了进来,“杨光!”

徐亚斤满目通红地冲了进来,四处瞧了瞧,只陈军认识,连忙问道:“杨光呢?”

“亚亚……”听到女王的声音,杨光同学终于找回了声音,喊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徐亚斤循声望过去,盯着那披头散发、红裙妖艳的人半响,脸嚯的就绿了!心口急速起伏着,像是被人扔了一颗炸弹在里面,滋滋地就要爆炸起来。她伸出手,指了指杨光,又指了指陈军,气得都能冒烟了,“你……你们!”

“亚斤,你听我解释。”陈军摆着手,边说边往旁边躲。

“亚亚……”杨光也哭丧着脸挨过来,手背还使劲地擦着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