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十一章 险地重生(1 / 2)


第三十一章 险地重生

微风掠过,倦起眼前那两位绝世美女的衣裳,若是他人看见,如果不知道此刻在做什么,恐怕是久久都不肯离去罢。

柳月儿深深望着靳梦雪,道:“梦姐姐可要小心啊!要是妹妹不小心伤了你,可不能怪我哦!”

靳梦雪淡然回道:“姑娘只管出手,莫要留情!”

柳月儿哑然,言中闪过一丝怒意。

忽地,只见她身旁散发阵阵青烟,随即化做一把彩青雨伞,柳月儿伫立之下,柔顺衣襟在风中轻轻摆动,更有几缕细细发丝,在鬓发间垂下,微显零乱,却似乎更有种莫名的撩人情怀。

只听他一声轻笑,声音柔媚悦耳,道:“今日小妹便以这‘桑青罗伞’,前来领教!”

说罢,只见那彩青雨伞青光微动,仿佛早已是不耐烦了。

但不知何时,靳梦雪已是漂浮于半空之中,盘膝而坐,跟前都有一桐制古琴,散发幽幽白光!

此刻的她,晃如天女,九天之上的仙女那般,让人们的眼睛久久无法离去。

忽地,在这烈日当空的天际,仿佛下起的漫天飞雪。

晶莹璀璨的雪花在天际飞舞,旋转着、轻笑着在抚琴的紫衣女子的衣襟、袖袍间跳跃出最幸福的琴声。

此刻,没有人有心思去想这究竟怎么呢?

也没有人愿意去想,因为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呢?

但只有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穿着雪衣的男人。

雪花仿佛在呼唤着他,在雪衣男子身旁,竟似是有生命的,柔柔依恋,闪亮跳跃在他的眉梢、唇角。

盈雪缭绕间。

多年前,那场做了整整一年的梦里,他仿佛也是听着这段琴音,才醒了过来!

那是多么美的声音,让人不舍,让人流连!

紫衣女子仿佛是天地间最耀眼的一道光芒。

耀眼的绝美的光芒。

雪花。

缓缓飘落。

琴声。

忽而清澈透明,酣畅淋漓。

清越如泉水。

忽而古朴浑厚,淡泊高远,婉转幽深。

浑厚似松涛。

琴声中又似有一丝遐想,一道心思,一股尘世间至沉至痛的恨意,一股红尘中最爱最怜的欣喜。

这是一个如仙的女子。

她的名字,叫雪。

靳梦雪!

这个如迷一般的女子?

所有人屏息惊奇地望着靳梦雪,不觉间,被她那美丽的琴音所魅惑。

夺目耀眼的白色光芒中,她晶莹出尘。

有一刻的恍惚,雪突然觉得自己是见过她的。

就在那一场梦里,也有这么一个女子,为他抚琴,只为了他。

但这又决不可能,如果他真的见过她,怎么会忘记?

正思绪纷乱。

一道温柔且关心的眼神,朝他的方向,微微望了过来。

一种韵致就这样在她的眉目间流连,让人读不完、读不尽、读不清;让人忍不住看了又看,重新再看。

雪不敢确定她望的是否是自己,因为,他发现在靳梦雪的琴音深处,似乎在等待,又似乎在倾诉。

漫天飞雪,盖过了所有的一切。

但他们感觉不到一寒冷,相反,浓浓的温暖,在心中缓缓流淌。

天地,仿佛都这晃如天籁的琴音所覆盖。

台下,所有的目光,似乎不舍离去。

“凤羽古琴?!”

一道声音响起,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却是孤影,那张美丽且带有苍白的脸上,缓缓落下了寒珠,在这雪花漫天飞舞的时刻。

凤羽古琴,传闻中以玉石加天蚕丝所制出之乐器,千年桐木所做,表面泛著温柔的白色光芒,其琴音能使人心感到宁静祥和,据说拥有能支配万物心灵之神秘力量。

它与蓝羽的“妖笛”,雪的“碧雪”,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可是,唯一不同的,它是传闻中,与“天机镜”齐名的神器,从它的琴弦所弹奏出来的乐曲,是世间最动听,且最迷人的。

修真练道之人,往往除了自身修为之外,最重要的,莫过于一件旷古硕今的法宝!这整个神州大地,通天法宝可谓数不胜数,但真正可以称的上神器的,却是微乎其微(这里就不多做解释,日后会有介绍)。

梵月师太自然没有众人那般惊讶的表情,道:“不错!这正是‘凤羽古琴’!”

“哈哈哈哈!……”

一道仰天长笑,彻底打破了那动人心弦的琴音。

却是南宫剑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