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十三章 殊死之战(1 / 2)


第三十三章 殊死之战

天空之中,雷声愈急,蓝羽清楚的感觉到,他所念出的每一个字,似都有着无穷的魔力,这也使他第一次,真正感觉到,什么叫“恐惧”。

天空更黑,乌云压顶,厚厚云层中缓缓出现了一个巨大漩涡,就像是幽冥的通道,漆黑一片深深不可见底的巨大漩涡倒挂在天际,而中发出淡淡赤光,一时间炎热的气息遍及大地,似要吞噬世间一切。

狂风凛冽,风卷残云。雷声隆隆,红芒窜动。

蓝羽想要乘此机会,给予他致命一击,却不知怎的,身体仿佛不听使唤一般的,无法动弹。

“九字真言诀”是道家仙法中的无上奇术,以凡人之身引发天地至威,几乎有着灭天毁地的神威;用以正途,诛邪灭魔,但若用已邪道,却是遭受天谴,万劫不复。

“轰!”

一声炸雷,几乎就是从轩辕峰当头天空炸响,每个人都隐约感觉到脚下土地轻轻晃动了一下,仿佛上古神明被人惊扰了沉眠,狂怒嘶吼!

一时间人人变色!

风声呼啸,雷电轰鸣,易峰凌空而立,眼观四方天地,此刻俱都被这“九字真言诀”之力,笼罩在这乌云盖顶的天际之下。

下一刻,在那厚厚云层中出现的巨大旋涡,从中的红色赤光竟是越来越耀眼……

易峰此刻位于蓝羽的斜上方,看了这威势,任谁都知道一旦易峰施法完成,只怕他便要灰飞烟灭。只是他突然全身一紧,身子竟如撞到一面软墙一般停了下来,前进不得。

蓝羽在刹那间面上流着丝丝冷汗。“九字真言诀”号称当今最强奇术之一,何等神妙,虽说施展时间过长,但那种摄人的气魄,却是让人打从心底的恐惧,一时无法靠近。

妖笛光芒更盛,再次无人吹奏的情况之下,发出幽幽笛音,远处,数十道绿芒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就似排山倒海一般,向那天空中的白影冲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数十道绿芒已到跟前,仿佛就要将那白影瞬间吞噬之时,忽地,那巨大旋涡之中打下一道红色电芒,震耳欲聋的声响,远远回荡在这轩辕峰上。

眼看天空中那巨大漩涡红芒更盛更强,紧接着,一道而接着一道的红色雷芒从中击下,逐日神剑光芒却也跟着越来越亮,数十道绿芒竟被瞬间盖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看着盖世奇术即将完成之时,只见易峰忽然身子一度摇晃,口中竟是吐出大口鲜血,洒在逐日剑的剑身之上。

逐日神剑光亮摇晃,似感觉到主人此刻的心情,鲜血从剑身滑下,从空中滴到了地面。易峰眉头紧皱,闭上双眼,将一身心力灵性全部集中到逐日之上,片刻之后,逐日光亮才稳定了下来,反而更胜从前,灿烂夺目,不可逼视。

乌云中一声巨响,那巨大漩涡中击出的红芒越来越盛,仿佛在旋涡最深处仿佛出现了一道更为巨大的亮光,那是无数红色雷电正汇集成一,似对着易峰手中的逐日神剑。

蓝羽心里却是一阵绝望袭来,风声中,似有人轻声呻吟,又有人尖锐呼啸。易峰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一丝松懈,逐日神剑似正在吸收从那巨大旋涡中击来的雷电力量,划过天际,竟让人从心中延伸出的恐惧,是那么的彻底。

绝望,已占据蓝羽的心间,那黑色旋涡犹如九幽妖魔张开了恐怖大嘴,要将自己吞噬一般。

天地似乎是安静的,凝固的,所有的东西都定在那里,只有一个男子立在风中,衣衫飘飘,黑发拂动,一直挂在脸上的笑意,也没有在出现了。

易峰望见了他,和他的绝望,憎恨,愤怒的眼神!

忽地,那双眼睛似乎动了起来,他看见了一双似乎看见了希望的眼神。

风雨呼啸,凄凉天地,那男子,脸上又出现了—笑,那笑是那么的深,那么的诡异,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

妖笛忽然绿芒大盛,带着一分哀伤与希望,伴随着主人的身影,冲入了那道红芒之中。

瞬间,妖笛溶入到逐日神剑与“九字真言诀”的光芒之中,所有人都再也看不清他们二人身影,也看不到妖笛与逐日的光芒都忽然黯淡了下来。此刻,天际巨响,一道无比巨大的红色电柱几乎盖过了之前的电光,从天而降,落到逐日之上。

所有人,都怔怔的望着天空,有人想要去阻止,但他们却知道,此刻出去,必定会让事情更加严重。

整个天地,仿佛在同一时刻,堕入了岩浆底层。

伴随着火热的气息,以及狂龙呻吟的撕吼,那巨大的红色光柱竟全部被逐日吸收,但光亮却丝毫微减。逐日神剑带了毁天灭地的气势,冲向了迎面而来的蓝羽,生死关头,妖笛腾空而起,竟似一根银针一般,向易峰胸口处射去。

下一刻,世间安静了下来,被丝丝闪电围绕,散发着赤色火光的逐日,向那绿芒斩了下去。

“轰隆!”

刹那间,天动地摇!

有风,吹过。

拂起了,所有人的衣裳……

最终,一道白色身影,从天空之中,掉了下来。

人们怔怔地看着天空,看着那一个白衣少年,如一颗受尽折磨遍体伤痕的石头一般,直直掉了下来。

可最让人惊讶的,他脸的笑,就算经历了如此一战,却未消失。

易峰紧紧握着此刻依旧被雷电包围剑身的“逐日”,深深呼吸,脸色苍白如纸,但他立在云端的模样,几如天神。

但下一秒,所有人都呆住了。

在那天神的白衣之上,胸口处,竟插着半截木笛。

妖笛!

……

接着,那道白影,握着一柄赤红的仙剑!

……

坠落下来!

夜幕低沉,月悬于空。

今日的夜晚,显得特别的阴森;仿佛是在为尘世间的琐事而担忧。

黑暗笼罩着整个仙霞山,沉沉无边的黑暗中,一个黑衣男子孤独的站立在山崖旁,他上衣微有破碎,更有血迹,右边手臂却是直接露了出来,上面还泛有淡淡红光,只是不易察觉;在他身后,有一个身穿水绿衣裳女子,默默站着,就连呼吸,似乎也是小心翼翼。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迷恋上了黑暗,因为只有在黑暗中孑然独行,才能让他发现,原来自己是存在的,因为只有黑暗才能给予他关怀。

但是他恨,他悲愤,深心处的那股熊熊大火依旧焚烧不止!天际中,他似乎又再次看见红色的雷芒窜动不停,即将吞噬自己。

亘古以来的那一股戾气,竟是那么的可怖!

鬼烈缓缓睁开了眼睛。

阴暗的月光映入了他的眼帘,四周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这里,便是自己所深爱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