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七章 烛 龙


第十七章 烛 龙

一曲神音毕。

雪似意犹未尽,仍陶醉在淡然忧伤的绝美琴音之中!妖异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欣慰,与一丝悲伤。

靳梦雪没有去打扰他,只是盘膝而坐,前身的凤羽古琴淡光依旧,温柔祥和;许久,当她望着雪逐渐清晰的神态时,心中泛起一丝喜悦,道:“这曲子如何?”

雪轻轻点头,心中百感交集,只觉这曲子真乃天籁之音,其中却有一股无法言语的忧伤,似乎深爱的男女生死相隔时的无奈,不禁叹道:“当真是天外之曲!今日有幸一闻,生无遗憾!”

靳梦雪纤细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一划,笑道:“这曲子乃是他离我而去时,我亲手所做,至今也未取名!不如,你帮我取一个名字如何?”

雪有些惊讶,如此仙音,若无一意境相同之名,岂不可惜?他本从小就对音律有特别喜爱,这般与靳梦雪算是有了共鸣,当下笑道:“这曲音优美流畅,但流露着一丝淡然忧伤!让人闻之落泪,回味无穷!若真是要取一曲名,那便叫做‘忆梦曲’如此?”

靳梦雪淡然一笑,反问:“为何要唤作‘忆梦曲’!”

雪道:“此曲如梦如幻,宛如天外神音!忆,又有回忆,思念之意;你以此曲纪念死去的恋人,回忆与梦幻之境!如何?”他这般说来,却又觉得勾起了靳梦雪心中伤痛,心中有愧,道:“这也只是在下愚见,还是梦雪自己决定较好!”

靳梦雪哪里不知他此言之意,倒也不觉有什么,这“忆梦曲”之名颇为喜爱,笑道:“无妨,此名与此曲意境相当,真是再合适不过!便唤作‘忆梦曲’好了!”

雪微笑点头,柔和的光线至上方窟洞斜射而下,仿佛已到正午时分,四周却没有一丝变化,仍是那般平静!自“忆梦曲”结束之后,便不再有一丝声响,二人就这般坐着,互望这对方,许久,许久……

“呼!呼!”

似有阴风吹动,带动四周寂静的一切;忽地,二人心中同是一动!

雪警惕的向四周望去,却没有一丝动静,只有不断吹舞的阴风越加强烈,比之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便在这时,一旁忽有玉手伸出,将他拉了过来……

白色光芒从四面八方忽然腾起,将这二人的身形围得严严实实!靳梦雪秀眉紧皱,冷道:“看来,我们没有来错地方!”

雪明白她此言之意,点头道:“你小心!”

靳梦雪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阴风再盛,洞窟四周无论地面或是峭壁岩石皆是一阵颤动,也不知从何处腾起的沙尘在地面四散飞流,嗤嗤作响,而后更是翻腾不已,流沙漫漫,卷起冲天烟尘,之前仍然光线射入的洞窟瞬间阴沉,尘沙迷离。

二人身处凤羽古琴结界之中,自然免受其害,只是见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甚是惊奇,只见前方一阵若有若无的轻轻悸动,仿佛在那条之前行走的黑暗中陡然出现,然后慢慢开始翻滚,剧烈,嘶嚎……

黑暗中,竟似乎有什么缓缓聚集,似呼啸,似怒吼,但一切竟都无声,却在人们的心中蔓延,无声的威胁,是那般真实?!

片刻之后,来了,来了……

从远方不知名处,一阵强烈的震动,伴随着低沉的呼啸之声,隆隆从远方向这里传来,随即迅速变大,似这座洞穴深处,竟有不可一世的巨大灵兽,仰天长啸!

周围原本沉寂得黑暗,此刻竟如被点燃一样,开始逐渐沸腾,黑暗深处,不知有多少呼啸之声四面八方涌来,一时间众人变色。

蓦地,又是一声几近撕心裂肺般的惊天长啸,窟洞不断飞扬的沙尘瞬间四散炸开,消逝无踪,从那黑暗的深处有一奇形怪兽飞驰而出,砰的一声站于窟洞之中,嘶叫连连;雪强制压下心中惊讶,定眼望去,只见那巨兽体长五丈,状如麒麟,龙头双角,周身如火焰般呈赤红色鳞片,身下四足,趾爪尖利,尾长一丈有余!

只是这窟洞极为宽大,就算是那身长五丈有余的巨兽身处其中,却仍是大大有余!那怪兽一双铜铃般的巨目闪着凶光,狠狠盯着凤羽古琴中的二人,震耳欲聋的嘶嚎声不绝于耳,似乎在愤怒的呐喊,却又似兴奋的嚎叫?!雪定目凝望,心中一动,竟是大喜笑道:“哈!我未去找你,你反倒自己来了!这样也好,可剩去不少麻烦!”

靳梦雪向凤羽古琴望了一眼,又抬头向那怪兽望去,道:“这便是‘烛龙’么?它那模样,到底怎么了?”

雪摇头道:“我也不知!不过它竟然出现在这里,那我也无理由要放它离去!”言下之意已是十分明白,右手白皙指尖忽地腾起一道碧色玄光,正是那碧雪长箫!

靳梦雪正待说些什么,忽听一声仰天嘶叫,那烛龙长尾一甩,四周峭壁仿佛受了什么指引一般,“噼啪”声源源不绝,靳梦雪二人无不手掩双耳,却依然觉得耳中嗡嗡作响。

“呜呜~”无数峭壁忽地溃散,烛龙龙头一双,两条长须竟是左右分攻,向着靳梦雪与雪二人猛力攻去!下一刻,方才溃散的无数碎石更是漫天盖地般落了下来,若是被攻到,恐怕修为再高,也要粉身碎骨!

众人震骇!

二人身形左右分歧,想要找出空隙逃避,但那漫天碎石竟是把退路封的严严实实,无奈之下,只得各自御起法宝抵御!

烛龙长须一晃,竟是如一根锋利的长刺一般,向着碧雪长箫所化的光壁正中猛刺而去,那速度可谓闪电不可匹敌!

雪大惊失色,漫天碎石何等威力?已让他渐渐感到吃力,那长须竟在此刻攻来?如何有余力再去对付?当下心中惊慌,两手紧握法诀,碧芒瞬息狂涨!

忽地,那原本轰隆狂涌的滔天碎石防备停顿一般,就这样生生顿在了半空之中,雪大惊,但那长须已近在眼前,一声大喝,只听轰隆巨响,雪只觉全身气血翻腾,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倒飞而出,险些昏死过去……

“想……想不到!这畜生竟比那血龙,更加强悍!”雪只觉四肢渐渐失力,就似意识仿佛也正在逐渐流失,深知若不争取时间,今日恐怕便要葬身在此!

念及此处,心中一动,眼眸急速而动,这烛龙竟然停顿了下来!向着四周环视,原本还气势汹涌的滔天碎石竟是纷纷不见,全都掉在了平滑的地面之上,没有丝毫动静!

远处,只有那一道白芒和不时响起的凌厉琴音正在与烛龙对战,只是那烛龙仿佛有些畏惧,并不使用其他法术,只是以两条长须对战,片刻之间,轰隆声不绝于耳,这窟洞仿佛也在震动摇晃一般,让人闻之心寒!

靳梦雪面色黯然,略显苍白,却无一丝畏怯之意!虽是盘膝在空,但身形灵敏非常,无论那烛龙长须如何攻来,都被她一一躲过!但那烛龙却当真不愧神兽之名,虽因身躯巨大,每每受到凤羽古琴重创,都仿佛不痛不痒,攻势更猛!

烛龙怒吼一声,长须一甩,声震四野,一股横扫千军之势当真是无可匹敌;只是这在靳梦雪眼中却算不得什么,凤羽古琴泛起一阵明亮的白光,竟是在那长须攻来的刹那之间将靳梦雪身子飞腾而起,轻松躲过!

“吼!……”却在那一瞬间,烛龙龙首一摇,巨口大张,竟是喷出一道粗大的火流,长虹贯日般射向靳梦雪!

四周瞬间炎热无比,靳梦雪只感觉自己身处火炉之中,那火流来的实在突然,难以抗拒的巨力携带可燃烧世间万物的焰火流柱转眼已到眼前,躲避已是奢望!她银牙一咬,双手抚琴,凤羽古琴白芒又涨,化成一堵通明的气墙挡在身前,下一刻,只听轰隆巨响,那烛龙火柱竟是生生腾在半空之中,与靳梦雪身前的气墙形对持之势。

“呜!……”不知是烛龙巨喝,还是火流狂涌之声,原本只是水桶般大小的火流竟在那一瞬间不断涨大,来势汹涌,片刻之后,化做一根以二人之力方能环抱住的巨大火柱。

靳梦雪渐感吃力,脸色血色逐渐退去,片刻之后,化做一片苍白!以她一人之力对抗这上古神兽,实在是太过勉强,虽然手法宝同有上古之称,却仍是落了下风!指尖不断划动那七根天丝琴弦,眼前便要破损的光壁又在强盛,压下火流之威!只是她的面色,又是白了几分!

雪眼观如此战局,心中焦急如火,暗骂道:“本是自己的事,如今却害的梦雪身处险境!若是她有何闪失,当真是万死不足以谢罪!”想来,如今胸口闷气已是散去不少,方才也只是一时气急,如今大感舒适!

四周空气异常炎热,二人战局位于窟洞正中,上方斜照的阳光依然不断,只是早已化做赤色!

雪大汗淋漓,手中碧雪长箫光芒再起,忽地腾空而起,一声大喝,妖异绝尘的脸颊上显出一丝焦急之色,向那烛龙巨口,那炎流火柱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