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八章 希 望


第十八章 希 望

“呜!呜!……”

烛龙似也心中有感,只听巨口中火流更盛,用于抵抗的白色光壁又是被生生压下了几分,如今,谁都可轻易看出,靳梦雪已是强弩之末!

雪心中焦急,向着烛龙巨大飞驰而去,碧芒耀眼而夺目,仿佛如长夜将熄的那一点残烛突然腾起无边的火光,携万马奔腾之势!

烛龙赤红身子一晃,将是一条巨尾扬起,向着飞来的碧芒猛力一挥,威势不可小视!雪自然明白,哪敢轻敌,那巨尾来的又准又快,方今之势唯有极力躲避,若是勉强接下,恐怕不死也要重伤!

这般想来,身形早已移动,只是那烛龙仿佛明白雪心意一般,无论他如何躲避,那巨尾都穷追不舍,势要将他打至肉酱,方才解恨?!

靳梦雪虽全力施法抵御,却仍不忘顾及场中激战!这般望来,竟是看见雪被穷追猛打,少有不慎,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只是那火流阻力实在匪夷所思,虽可抵挡下来,但若想要击散,恐怕困难无比!

虽是如此,但她面色坚定,冷漠绝美的面貌上有一丝觉悟,白皙的纤纤玉指抚琴之速忽快忽慢,瞬时响起一曲凌乱有序的琴音,却是将那烛龙目光给吸引了过去,巨尾之势少有停顿,雪心中一动,加力飞驰,总算是逃了出去!

异兽烛龙仿佛发生了什么异动,火流之力不再加大,反有减弱的趋势,那双铜铃般的巨目显露着凶光,死死的盯着被白芒环绕的靳梦雪,却又似乎心中顾忌那凌乱有序的琴音,不敢上前。

雪眉头一皱,虽不知发生了何事,却也看得出那烛龙的变化,如今之势可谓千载难逢的机会,碧芒腾起,运起全身之力,瞬间,那一身雪衣竟是全部湮没在碧光之中,宛如深夜的一缕华光,那般耀眼!

“嗖!”锐利的破空声划破一切,遗留的光路仍未消失,却在那一瞬间穿过了灼热的火流,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盖过了那凌乱的琴音,烛龙仰天怒啸,那火流竟被雪从中穿过,一击溃散!

炎流火柱化做漫天火雨,铺天盖地般落了下来,沾染之处无不被其焚烧殆尽,让人不寒而栗!四周腾起的蒸气,以及那还未消散的炎热让雪生出一股无形的压力,缓缓落在地面的身体已虚弱了不少,方才一击,却是他的全力!

“吼!……”

撕心裂肺的嚎叫充满了愤怒,烛龙赤红色身躯立于洞窟之中,一声嘶叫,仿佛窟洞也跟着颤抖一般,惊骇众人!

“呜…铛……~~~~”

奇异的琴音又在响起,盖过所有的一切,异兽烛龙忽然停住的无比的嘶嚎,铜铃目中有精光闪动,仿佛在疑惑!原本凶恶的模样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龙首轻轻摆动,低低嚎叫,看去甚是可爱?!

雪倍感惊奇,在他心里,这琴音并无特别之处,可谓平常至极!但由这凤羽古琴所奏,更是非别寻常!如今他只觉体内气血翻腾,之前一击之时,被那灼热火流巨大的反噬戾气所侵,不禁感叹这烛龙,当真是千万年来,纵横天地间的上古异兽!

异兽烛龙此刻异常乖巧,如今更是蹲坐在地上,那足有一丈有余的巨尾高高举起,龙首左摇右摆,模样甚是好笑!哪里还有一丝愤怒暴戾之气?!

靳梦雪秀目微闭,白色光芒环绕着一身紫色衣衫,绝美的容颜映得增了几分光辉;一切显得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所当然!

雪看得有些痴了,无论是烛龙的异变,还是靳梦雪脱尘的气质,都让他惊叹!这女子就似一个谜,让人抓不住,猜不透……看着,一动不动,脑海中忽地有一丝迷惘掠过,让他惊醒。

雪漫步而行,他离靳梦雪有数丈的距离,此刻他也不想去惹怒那烛龙!原因有二,其一:烛龙实力匪夷所思,若是贸然出手,必定无功!其二:如今身负重伤,绝非良机!单凭这两点,已足够让雪妥协,无奈之下,只得漫步走到靳梦雪跟前,在做定论。

片刻,雪已致靳梦雪身旁,眼中却是浮出一丝惊讶!靳梦雪就这般腾在半空,离他不过数尺,周身被白色光彩环绕,微睁的双目似有淡光流动,娇嫩的粉唇让人欲罢不能!

他的手,没有意识的握紧,抓着拳头。

“你怎么呢?”一道疑惑温柔的声音响起,声音极小,雪却可清楚听见!他抬起低下的头,映入眼帘的,是靳梦雪那双幽深的美目!

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又将脑袋一侧,远处,那烛龙依旧是老样子,蹲立而坐,样子可爱至极?!他忍住心中笑意,小声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靳梦雪脸色苍白,道:“凤羽古琴本就有驾驭万物之力!想要做到并不困难!只是它如今就在眼前,你究竟要做什么?”

雪凝视那烛龙许久,心中却是有无数想法掠过,最后叹息一声道;“我这次前来!是奉门主之命,前来取‘烛龙之息’!”言罢,却是将头低了下去,为一己私事,害的靳梦雪如今这般耗损真气施法,心中实在有愧。

靳梦雪脸色微变,烛龙之息乃是何物她自然知道,烛龙一身神力皆是注入其中,但其条件必是先要斩杀烛龙方可!南宫世家无故取其此物,其中必定大有文章!她如此想来,却是不动声色,只道:“‘烛龙之息’乃是神物,必先断其烛龙七经八骨,以神物‘炼化坳’收入真元炼化方可……”

雪心中大惊,这“炼化坳”一事他原以为无人知晓!却万万没有想到这靳梦雪如此博大精深,不禁心中赞叹,点头道:“不错!”言罢,从怀中取出那刻满梵文的黄金色印盒——炼化坳。

靳梦雪一见此物,脸色神色巨变,就是那原本稳定的琴音亦是错乱开来!“吼!……”烛龙瞬息怒吼,哪里还有一丝可爱的模样,张牙咧嘴,显然极其生气琴音突然变化,两条长须一甩,须臾间已到眼前。

二人大惊,身躯同时跃起,分左右而散,那长须亦是如此,一左一右穷追不舍,嘶叫之声不绝于耳,显然是怒火冲天,势必要将这二人击杀方才解恨!

雪本就受伤,这般折腾下来,原先胸口闷气更是翻腾狂涌,还不及片刻,只见那碧雪长箫光彩一阵摇晃,竟是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倒摔了下去!不过却是幸运的躲过了那凌厉长须的致命一击,也算不幸中之大幸也!

只是那烛龙却没有放过的意思,铜铃巨目中忽地射出两道赤色光束,向着雪凌空打去!那速度快如闪电,这一击若是打在雪的身上,恐怕凶多吉少!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声音赫然而致,只见那人白皙手指急空连划,泛起淡淡白芒的古琴光芒大盛,射出数道白金光束,向着那巨目凶光迎了上去!

靳梦雪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形一晃,将那险些生生落在地面上的雪抱入怀里!雪虽是有伤,但意识还算清醒,向她望了一眼,心中无尽感激,却只是挤出了三个字:“谢谢你!”

靳梦雪摇头不语,回头向那烛龙望去,只见它龙首狂甩,四足不断跺着地面,龙尾所过之地就是一片沙尘扬起!连连怒哮,哮声里说不尽的狂怒!

看来,是当着怒了!

只是那烛龙却未有发现二人的踪迹,靳梦雪在落地一刻,借以之前撞击所起的沙尘为掩,迅速躲到了一根距离二人最近的一根巨柱之上!

那巨柱虽对烛龙来说甚是窄小,但对这二人来说,却是绰绰有余!二人躲在柱后,都仍有大片空地!

雪勉力半靠在巨柱旁,脸色惨白,嘴角仍有一丝血迹未干!靳梦雪看在眼中,实在不忍,从怀里掏出一白色小瓶,倒出仅存的红,白,黄三粒药丸,递给雪道:“吃下这个!对你有好处!”

“这是……”雪清楚明白自己的情况,望了那药丸许久,只想问这是何物,但方才开口,却望着靳梦雪眉头皱起,面上似有怒意闪过,不免摇头苦笑,心中黯然无语,将那药丸一吞而下。

靳梦雪笑着点了点头,正色道:“你运动将药力扩散,你伤势虽重!这三粒药丸,定可助你度过难关,只是……!”她眼中闪过一丝愧色,却是一闪即使,继续道:“到那时,你便可成功取得‘烛龙之息’!”

只是雪心中疑惑,正待说些什么,却被靳梦雪拦住,要他立时疗伤,不可怠慢!无奈,只道盘膝而坐,双掌忽开忽和,运气丹田内息,将方才三粒药丸的功效扩散!

片刻之间,雪只觉体内各处大穴皆有一股灼热之气延伸开来,以胸口膻中穴,下至脚足涌泉穴,上至头顶百会穴,瞬间,全身上下一百零八处大穴皆是如此,时而灼热难耐,时而冰寒透骨,真乃苦不堪言!

靳梦雪眼看如此,心中黯然,眼眸似也渐渐湿润下来,只是这许久,却没有滴下一滴泪!只是他心中明了,雪如今伤势极重,若是他与那药物心神不易,恐怕便要因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力量而暴力身亡……

这般想来,心中焦急万分,想要助他一臂之力,但那烛龙却仍在不断嘶吼,若是此事暴露了身份!恐怕前功尽弃!

“呜!呃!啊!~~”雪额头汗珠宛如落雨一般源源不绝,痛苦呻吟之声更是没有一刻停歇,靳梦雪望在眼中,湿润的眼角再也无法压抑,竟是流下一滴泪来,望着他如此痛苦的模样,心中伤痛,何人明了?!

终于,靳梦雪御起了凤羽古琴,古琴上泛起的白光祥和而温柔,如水波流动一般清澈的毫无瑕疵!下一刻,绝美的琴音响起,回荡在洞窟的每一处角落……

只是,这一次烛龙似乎并不喜欢这琴音,怒啸之声不减反增,随着琴音之处渐渐靠近,终于,片刻之后靳梦雪的身影出现在它巨目的倒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