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五章 再 会(1 / 2)


第五章 再 会

天鬼山,战鬼堂。

这里,如往昔一样,安静而祥和,没有丝毫魔门之地的气息?但当鬼烈二人踏入这里时,却都有不一样的脸色变化。

鬼烈巡视四周,战鬼堂地处隐秘,门中守卫多是阵法,弟子到不是很森严!但如今,每隔一处,便有重重把手,旁人或许不知,但鬼烈生于此处十年,又是门中有势之人,自然便可看出这些守卫之人都是门中好手,不禁对此次小河大战后的门中伤亡,担忧起来。

然而紫岚却不同,她一路下来,只是默默的望着四面的山林,河流……几乎每每路过一处,脸色便会黯然几分!若不是一旁鬼烈因为心中顾忌,恐怕早已被其察觉。

照原理,鬼烈贵为战鬼堂三门中,血门门主,就算门中守卫如何森严,他定可来去自如!但如今他心意黯然,只愿尽早取出《天魔卷》后,为其父母报仇,那时便可去追寻雨儿。

如此想来,自然不会迟疑,一路左躲右避,终于进入战鬼堂总坛,“鬼殿”之前!但这里,却异常冷清,丝毫没有之前那般密不透风的守卫把守。

鬼烈望着那“鬼殿”,心中疑惑顿起,又向四周查看,却无任何异相!一旁的紫岚却仿佛感觉到了什么,道:“此处怎一个人也没有?是否有诈?”

鬼烈摇头,道:“我也不知!”

二人心中各有所思,对这异常的安静,心中都有一股不安!忽地,身后响起一声问候,打破了沉寂:“烈!你回来了?”那声音中带着浓厚的喜悦,且异常柔和,显然是位女子。

鬼烈,紫岚闻声一愣,随即豁然转身,引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紫色衣衫的女子,明眸如水,妩媚动人,一眼望去,让人不禁有些痴了!

紫岚并不识的这女子,自然不说什么!却是一旁鬼烈,开口问道:“媚月?!”他话声清和,不带丝毫感情,仿佛正与陌生人对话一般。

这女子,正是那媚门主,媚月!

媚月与他相识十年,对他品行习惯虽非了如指掌,但对他的性格!却是明白得很,对他的无理倒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她原本以为鬼烈已死,如今再次出现,心中滋味,又怎是常人可解?不禁喜道:“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鬼烈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媚月也算是他恩师之一,无论如何,自然不可太过分!微微点头,道:“才回来!尊主可在?”

媚月宛尔一笑,对他这脾气自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道:“尊主闭关!目前门中之事,全权交由诸葛先生打理了!”她每说一句,却都有意无意的向着紫岚望去,眼中似有疑惑闪过,却是转瞬即逝。

紫岚早已察觉,只是默默站着,自始自终未曾发过一言!

末几,鬼烈心中一动,急道:“尊主可有大碍?”

媚月摇头,想要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向着一旁紫岚望去,正待说些什么,却见那紫岚已开口笑道:“要我走便直说!何必拐弯抹角?”她虽然话说的极其硬朗,却又不望媚月一眼,大有藐视之意。

媚月身为三门主之一,位高权重;若不是她迁就鬼烈,恐怕也无人敢对她如此!如今这弱小女子竟然如此无理,顿时心中火起,但这一切却被鬼烈望见,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只得对一旁紫岚道:“你离开一下好了!”

紫岚望了他一眼,虽心有不甘,却也不愿闹事!微微点头,轻声道:“我在‘断情崖’等你!”言罢,也不顾远处的媚月,径直离去,不曾显露丝毫畏惧之色。

……

片刻,紫岚的身影渐渐远去,直至消逝无踪!

媚月眼见如此,只觉得这原先本柔弱的女子,忽地变得如此目中无人,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随即问道:“这女子究竟怎么呢?与你却是天生一对!”

她这话语之中,颇有一丝讽刺,玩笑之意;只是鬼烈却不愿在这个问题上打转,话锋一转,道:“此次小河城一战,尊主可是受伤了吗?”

媚月脸色黯然下来,白皙的脸颊让人生出一股不忍之意,道:“本在四宗主合力维持的‘白华莲印’下,已接近全军覆没!但谁知……”她眼中杀意顿起,怒道:“那南宫剑半路杀出,坏了我圣教大事!”

鬼烈并不感吃惊,他已从紫岚口中得知此战结果,但每每听见“南宫剑”这一名字,都觉心中似有刀割一般,不禁复仇之心占据全身,冷冷道:“带我去见尊主!”

媚月摇头,道:“尊主被其‘万剑归一’所伤,虽身无大碍,但仍需闭关调息!目前最好不要前去相见!”她说着,却眼见鬼烈眼中闪过一丝焦虑,自然知道其中必有隐情,沉吟片刻,续道:“你有何事?不妨直言?”

鬼烈道:“没什么!那诸葛先生,现在何处?”

媚月道:“诸葛先生与大哥正在‘地冥楼’中!……”

话音未落,却听一声破空锐响,银色光束直冲如天,向着战鬼堂另一头赫然飞驰而去!媚月心中微有顾忌,却又奈何不了他,只得默默摇头叹息,随即化做黄色光束,追了上去。

……

紫岚,这如迷一般的女子。

如今,她身处天鬼山,战鬼堂最为险峻,却又最为神秘的地方,断情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