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十九章 神 剑(1 / 2)


第二十九章 神 剑

南宫剑做梦也不曾想到,他穷极毕生心血,宁受天下人唾骂,宁让南宫家蒙羞,而锻造成的这一柄神剑,竟会对他存在恨意,竟是不愿让他驱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无人能够解答,只是“嗡嗡”而响的剑鸣声,似在期待着什么似得……

然而并非只是他一人不明,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以不敢相信的目光望着那柄长约四尺九寸的神剑,再望向同样满脸错愕的南宫剑。

这一切显得太过不可思议,太过诡异。

然而却有人没有停下,鬼烈右手的黑铁魔爪“碎”不时想起断裂声,他的眼早已称为血红色,布满血丝的眼眸里,倒映出南宫剑的身形;他根本不去理会那柄剑,就连鬼雨,他也不曾望上一眼,直到下一刻,他怒啸一声,纵身而起。

南宫剑虽然被摄,可是道行仍在,鬼烈出手的同时,他已感觉到这无上戾气,如何能够坐以待毙;立即纵身跃起,双手成盾,迅速而动;瞬间,他身前亮起一道太极图腾,由小变大,赫然绽放异彩,迎上鬼烈之拳。

不知道为什么,当鬼烈带上这“碎”后,只觉体内血龙黑焰之气不禁能够掌握自如,就连自身《天魔卷》的道行,也是瞬间增进不少,只是暴戾之气太重,隐隐中连他神识也有些不清。

远处,紫岚满目担忧的望着鬼烈的身形;她突然有些后悔将碎交给他,不知道为什么,当看见被暴戾,杀戮所覆盖的鬼烈,她心里竟是充满了担忧,手中运起逆行之气,只道鬼烈莫要发狂,否则即便会让他所憎恨,也要取下那“碎”。

鬼烈如今腾空而立,那太极图腾赫然击来;他全然不惧,右手一挥,黑焰宛如过江猛龙,携万马奔腾之势迎上那太极图腾……

砰。

一声闷响,空中尘烟四起,烟雾弥漫;只是随之而来的呼啸声,打破了沉默,南宫剑手持一柄长约四尺,闪烁着碧绿光芒的神剑赫然冲上,这是一柄不折不扣的神剑,从剑身上传来的凛然正气与南宫剑身上所散发的凶戾之气完全不同,只是他却可以如此熟练的掌握此剑。

只是因为,这是南宫剑真正的佩剑……

神魄!

这柄代表着天下正义,曾经与南宫剑一起,让世人所称道之剑;他如今正手握这柄剑,与鬼烈而战;可是很显然,他已无法发挥这柄剑真正的实力,碧绿如蛟龙般耀眼的光芒早已成为过去,如果碧绿中所透露出的丝丝黑气,已告知所有人。

这柄剑,已因为主人的心,而渐入魔道!

……

宿命让这两人做出生死之斗,然而最后能够全身而退的,却只有一个人;可是,宿命中另一个人呢?那个曾经被称为“风华绝代”的翩翩美少年,如今正行走在那条已然被摧毁的古道之上,而他行走的尽头,却是那柄完美之剑的存在。

“若儿,你在吗?”他嘴里轻轻问着,泪水不由自主的滴下,身上各处被碎石所击伤的伤口如今正一滴滴流着血,可是他全然不顾;眼眸自始自终也不曾离开过那柄剑,那柄让南宫若失去了性命的剑。

这一刻,他好恨自己。

他恨自己为什么无法救下南宫若,恨自己连自己心爱的人也无法保全;可是,他又可曾想过,这或许,是对南宫若最好的结局呢?

“孽障,莫要动我神剑……”

一声暴喝,自身后响起;随即而来的一阵狂风,让鬼雨猝不及防,他竟就这么被这狂风席卷而过,砰的一声摔下那足有三丈之深的巨洞之中,疼痛自四肢传来,可他却全然不顾,双目死死盯着自己上方,满脸怒气的南宫剑。

竟在这时,他还惦记着这柄破剑?

他心中怒火焚烧,只见原本望着自己的南宫剑忽地转身,一道黑焰赫然击过,若非他躲避及时,恐怕已被烧成粉末;随即,黑芒一闪,鬼烈突然现身,右手中魔器“碎”暴戾大增,丝丝黑气渗出,与他周身黑焰不谋而合,隐隐中,更有总互相辉映之能?

鬼烈全力一击,竟是将南宫剑击飞了出去,他毫不逗留,立即追上,只是那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小雨,取剑……唯有你,方才取得这柄剑!”

这声音极大,简直是响彻天地;鬼雨自然能够听得清晰,可是四下的所有人,依然能够听得清晰。

不远处的南宫羚闻言大惊,自刚才南宫剑被神剑所伤时,他已知大事不妙,如今若是被鬼雨取得那柄剑,后果不堪设想。

念及此处,他转头望了望,不知何事已然昏厥在地的南宫寒,眼中闪过一抹不愿;只是他并未多想,一把抱起南宫寒,纵身跃起,却是不进反退,片刻后显示在乌云密布,一片狼藉的南宫大院之中……

看来,连南宫羚也背叛了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