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报仇(1 / 2)


“三妹,刚才刘芷说五王爷在你房间里?”刘墨说道。

“他为什么在我房里,想必是她看错了。”

“来人,把门给我踹开,我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刘芸潇得意的带着家丁走过来踹开了我的房门。

“哼,刘芸熙你可别忘了,你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这样与其他的男子私会那可是死罪啊!”刘芸潇从被看押的房间逃了出来,那时我就知道这府里一定有歼细。

“你不是被父亲关押了么!”刘墨反问道。

“那又如何,总比这个做出见不得人的事要强的多。”刘芸潇口无遮拦的说道。

随着她这样的怒吼,我心中有些兴奋了,过了今夜,我就会从庶女变成嫡女。不再担心,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母亲也不用认别人当女儿了,她和她娘的羞辱仇恨就会消失。

“三妹,你还是把五王爷交出来吧!也许你的太子还会网开一面呢!”刘芸潇冷嘲热讽语气。

“姐姐,你说的那个五王爷可是和姨娘勾结的那个么?他长什么样子啊,那五王爷想必也见过你吧!有没有想过要封姐姐为王妃呢!”

“你少在这给我得到便宜卖着乖,你和你那个贱母亲一个样,想要成为嫡出可真是煞费苦心啊……”她话没说完“啪”的一声父亲再一次打了她的耳光。

“孽障,还不跪下,本将军府的脸面让你给丢尽了!”父亲狠狠的说着。

她的目光冰冷,语气冰凉“父亲。”

“回老爷少爷的话,三小姐房里并没有人,奴婢已经查看。”几个下人很快走过来便说。

刘芸潇听到没有人,瞬时瘫痪坐地“刘芸熙,哼,你个蠢货,这个仇的我刘芸潇接下了。”

“来人,将大小姐脱去小姐服志扁为庶人,本将军念在她母亲网开一面,在府里做个砍柴丫鬟,立即执行。”父亲吩咐道“熙熙,近年来,你和你母亲受委屈了,为父也很为难。”

我低头落泪含蓄到“是,孩儿知道分寸,让父亲辛苦了!”

“刘将军,今夜之事本王不会对太子说起此事,毕竟有关皇家一事。时候也不早了,本王先告辞!”南宫洋很有礼貌的说着。

父亲又吩咐道“今夜之事一律不许传出去,一经发现斩立决。”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太子府——

朱红的院墙圈住满院的春色,偶尔几只红杏悄悄探出头来,一顶华美的轿子出现在街道。

太子府内,有一穿绿衣女子踩着莲走近阁楼,纤手捧着白颜色的衣物,面容清丽。轻轻推开门,这人是太子的侧妃。

“娘娘,今日皇上和皇后娘娘都在等着您呢!”侍女小心翼翼的说着。

侧妃手里拿着茶杯珉了口茶水说道“太子…到了么!”

那侧妃水沙撩动,莹白如玉的肌肤,伸手取过一旁的白巾擦去了汗珠。

主仆二人下了阁楼走过竹桥,越过青砖红瓦,遢过亭台,王府的正厅——清扬阁。

守护位看见那侧妃,上前迎接“娘娘来了,皇上和皇后在里面等着呢。”

“嗯!”那侧妃点点头,抬头看了一眼牌匾,走近正厅。

“殿下,这刘芸熙,在刘府恐怕是凶多吉少!”南宫雪说道。

这侧妃是皇后娘娘的亲妹妹,因我父亲是三朝将军,皇上日后传位时也有个保障,今日侧妃与皇上皇后在太子府摆宴无非就是在告知她我是未来的太子妃。

将军府——

圣旨到“刘将军女儿刘芸熙因贤良淑德,册封太子妃,钦此。”

我看着圣旨,有一种上前撕掉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