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十一章穆小王爷(1 / 2)


激烈的长风横贯整条主街,从黄泉的方向肃杀吹来,卷起少年们猎猎翻飞的衣角,吹过他们乌黑纷扬的长发,振翅欲飞,直如义无反顾扑火而亡的飞蛾。层云堆积的天空上,有黑色的巨鸟飞过上空,翅膀扑朔,穿梭在棉朵扯絮般的大雪之中,发出凄厉的长鸣。战马的呼气转眼凝成了霜,九崴主街上,有嗜血的杀戮野兽般的奔腾而过,长刀闪烁着森寒明亮的光芒,如破月芒星,映着火把血一样的红光,好似上古的凶兽。

离开长安,保护南宫洋,这些时日,我逼迫自己努力的记起沈颜教我的武功,我的内功渐渐恢复,我知道当时他囚禁我我腹中感到疼痛的时候,那是我的内力在散失。

轰隆一声巨响,小型的投石机被搬至阵前,巨石呼啸而来。只一下就砸开了邺城的将士们用身体围成的保护圈,邺城的战士们鲜血狂喷,身体柳絮般被撞飞,倒在地上,扬起大片雪雾。

芸熙皱眉,发现邺城的兵此时有的撑不住,拖拽着逃跑,她没有说任何话,她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从小邺城刚刚建立之时各种战争不断,刘府上下因此说我的出生给邺城带了不幸,便从小把我送到了乡下。芸熙想到这忍不住失声痛哭。

这场大雨一直下到中午才停下,大船整修了两个时辰,收拾干净积水,见天气睛好,才敢继续上路。芸熙回到船舱果然开始打喷嚏,芸潇开始嘟囔,但却前前后后的为她准备热毛巾和姜汤,长安宫里的云桑知道芸熙生了病,悄悄的派了自己得意的御医稍了书信,信上说“你与南宫洋要好好保重,我会尽量劝阻与邺城的战争,不过......不过他还是希望你能回来。”

芸熙看了书信,轻声冷哼到“做事如此绝情,竟让我回去?简直春秋大梦。”

芸熙眉头一皱,声音沙哑的说道“你想多了吧。”

芸熙突然上下打量着芸潇“姐姐.....姐姐的眼光不会这么差吧”说罢看了那日长相刘策的护卫。

“芸熙,你在敲什么?”芸潇发现她有些不对劲问了问。

芸熙合上书信微笑道“没什么。”

芸潇皱眉关心的语句还是那么温柔“这可如何是好,妹妹沙哑的声音这么重想必风寒越来越严重了。”

她叫停了马车“来人,取请个郎中来。”

南宫洋骑马发现停了路回过身掀开马车的帘子,看见芸熙的脸色苍白“这是怎么了?”

“你的皇妃为了你生病了你都不知道。”芸潇说罢帘子狠狠的放了下来。

“姐姐......姐姐战事吃紧急需军饷,而如今离邺城还有好远的路线,省一些还是打紧的。”芸熙边说着边轻咳了几声,刚要开口继续说话咳的越来越厉害,她的眼睛瞬间睁不开一样慢慢的闭上,躺在了芸潇的身上。

云桑的御医慌忙赶来,把了把脉探口气说到“夫人染赶风寒......外加重了毒。”

南宫洋焦急下马掀开帘子进入马车中“为何中毒,中的什么毒。”

“此毒略不发现,时间久后就会深入心头乃至不治身亡,此毒不解夫人恐怕今天是醒不过来了。”那御医说的有鼻有眼的,南宫洋上下打量着他从未见过这御医,深有怀疑“此毒如若不解,朕要了你全族人的命。”

那御医这才跪了下来“草民尽力而为。”

“御医,你可有查出是什么毒这么深可有物质在体内能否取出,带取出后朕定查个仔细。”

芸熙昨晚没睡多少,正好今日借着药劲补上一觉。这样想着,就缓缓的睡了过去。

芸潇没有动,甚至连笑都懒得笑了,她站在原地,将手里的东西一把扔了下来,发出砰的一声。女子皱着眉冷冷的看着他,沉声说道“说吧,到底想怎么样。”

南宫洋的贴身护卫高傲的哼哼“有奴才这么跟主子说话的吗?”

“有你这么不着调的主子吗?”芸潇反驳。

芸潇下了马车,那护卫随后跟了来,芸潇皱眉“为什么不揭发我。”

“我为什么要揭发你?”那护卫像是有着把饼一样,但他要知道,刘芸萧是从来不怕被人按捺着抓把柄的人。

“我听说外面的赏金已经涨到五百金了,再说杀了我这个叛徒,不是大功一件吗,为何不去东汉邀功。”

“没兴趣。”那护卫摇头说道“我就是奇怪,当初皇上为何会喜欢她,而她却不信任他。”

芸潇冷声说道“哼,这个事情你们永远都不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