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35.第35章 风波(1)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又一杯黄汤下肚,华念平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他喝的第几杯酒了。

拿过酒壶再为自己斟上一杯,酒壶里空空然,倒不出半滴。他伸手把空壶塞给在一旁侍候的华明。“再去添一壶来。”他双颊烧红,思绪却清晰异常。

华明犹犹豫豫地接过酒壶,呆了半晌,最终还是撇过头转身退了下去。少爷平时除了必要的应酬,几乎滴酒不沾,今天怎么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在房里大口大口地喝闷酒?是因为这些天与北方的商人老爷们生意谈得不顺利?华家要向北方扩展,肯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成的事情,少爷不会不明白这个理。要不然,是为了小姐受伤的事?大夫不是说了么,小姐的伤势不重,服了药休养些时日便可痊愈。难道是为了这个原因?少爷爱护小姐,他是知道的,可是少爷也犯不着借酒消愁来折磨自己呀。

不一会儿,华明捧着酒走了进来。还没等他把酒放到桌上,华念平就猛地把酒壶抢了过来,斟满酒杯,一口灌了下去。

华明看不下去了。“少爷,您……慢点喝。酒喝多了伤身体。”

对于华明好心的劝说,华念平充耳不闻,又灌了一杯。见华明仍在身边候着,华念平挥了手遣他退下。他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待着,一个人喝酒,希望一醉能解千愁。醉了就不用心烦,醉了就不用痛苦,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越喝反而越清醒?

呵呵……华念平骤然笑了,大声地笑了,笑得凄怆:她终究不是他能够痴心妄想的。

那天,相国公子突然来访,把他从美梦中惊醒,把他从迷离绚丽的梦幻中拉回——再次看清现实:她是那么地美丽尊贵,不是他这个卑贱的凡夫俗子能高攀的。

他放开她,匆匆地落荒而逃,在门外与相国公子撞了个正着。相国公子见了她,起先是万分惊讶他会从郡主的房里出来,然后目光又转变成咄咄逼人的探究。

“郡主扭伤了脚,华某……华某……只是送……送郡主回房……回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向相国公子解释出现在敬客居的原因,在他发觉时,他已经开口,而且内心心虚不已。

他忘不了当时相国公子看自己的眼神,永远忘不了。相国公子的眼神充满着鄙夷和不屑,仿佛在说:凭你这只癞蛤蟆还妄想吃天鹅肉?

她是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他是地上充斥一身铜臭的蛤蟆,他怎么能不自量力地对她产生非分之想?

他明白这是无人能改变的事实,自他得知她是豫王爷的郡主,他就明白的。但话从旁人的口里说出来,是那么地……伤人。

他真是个无能的男人。配不上自己喜欢的姑娘,完不成父亲交待的重任,就连自己的妹妹,也没办法保护她不受伤害。他不过出门两天,一回来就得知妹妹的脸被烈日晒伤,整张脸肿得……叫他看了触目惊心。尽管妹妹嘴上说无碍,可姑娘家谁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妹妹的安慰只会让他越发内疚。哈……做男人,做儿子,做兄长,他没有一样是成功的。华家大少爷……这个身份压得他想逃,但他无路可退。

忽然想起那日把她拥入怀里时的情形,一时间心里盈满了满足。罢了,原以为自己一生只能远远地看着她,从没奢望过会有机会可以和她如此地靠近,虽然只是短暂的片刻,他知足了。

他是该知足了,华念平这么告诉自己。可是,既然如此,那他现在为何还这么痛苦?

又喝下一杯,冰凉的酒液滑过喉头,顺喉而下,却仍然止不住阵阵的燥意。

一杯醉不了,那他就喝到醉为止,不醉不休!

正在恍惚间,外头有人敲门。